看看中文 > 其他小说 > 乾龙战天 > 章节目录 第八六六章长玉真人道破缘由
    “这些人不是仙门的核心精英吗?他们竟是如此行事的!简直是荒唐!"沈云听完云景道长的汇报,诧异极了。

    云景道长呵呵:“这些核心弟子从入门伊始,拥有的资源,就不是我们这些旁系能相比拟的。而这些资源里,他们最为倚仗的,莫过于他们从家族,还有师门那里分得的人脉。这些人脉,就好似一张网,基本上网住了整个修真界。其中,越是核心的嫡系,掌握的人脉网越宽。对于修真界的动静,也最是敏锐。这也是他们的骄傲。现在,面前突然出现一位元后大能,而长玉他们三个却发现自己完全一无所知,等于直接否认了长玉他们三个手里的人脉网。他们能承认吗?这可不仅仅是面子问题。”

    "所以,他们就装知道?”沈云冷笑。

    云景道长无可奈何的耸耸肩:“以前,我觉得这些所谓的核心弟子个个是天纵之材,不是我们旁系能够相比的。现在嘛……呵呵,也不过如此。”

    所以,他越发的觉得所谓资质之说站不住脚。既是如此,仙凡之别,也假得很。

    思及此,他更加庆幸,自己能够结论主公,并追随主公。

    如果说,以前他愿意加入到引导凡人修行的伟业中来,是因为他意识到这是一份大功德,他投入其中,能够扬名立万,获大功德。那么,现在,他不仅仅是将之当成一份大功德,也不仅仅是成名的大好机缘。他是真心的觉得此举意义非凡:

    一来,度人就是度己。修士当如是;

    二者,天劫将临,原本,他对嫡系们寄予了全部的希望,现在,大打折扣。他觉得单单凭嫡系们,怕是做不到力挽狂澜;

    此消彼涨,他越来越赞同主公的看法。即,现在,不论仙凡,大家都等于是在一艘即将沉没的大船上面。只有将船上的人都发动起来,团结一心,人人参与自救,方有可能博得一线生机。而这条船上,最多的是凡人。如果凡人都走上了修行之路,变成了真正的修士,显然,自救成功的可能性会大大提高。

    他愿意全身心的投入到这一场伟业中来。

    另一边,长玉真人等三人冲进了客房。他们果然看到长榻之上,明儿正在熟睡之中。如果不是他的脸色有些苍白,看上去与往常没有什么区别。

    在榻边,搭着那条染血的白色亵裤。这也提醒着他们,明儿确实是刚受了重伤。

    玄玉真人走上前去,轻轻掀开一角薄锦被。

    锦被之下,明儿光着两条腿。是以,他一眼就看到了那两个光洁的膝盖。

    “好了,真的全好了!”他难以置信的退后一步,扭头冲长玉真人和盈玉真人叫道,“大师兄,师姐,你们快来看!明儿的膝盖上完好如初,看不到一丝受伤的痕迹!”

    长玉真人与盈玉真人齐齐的快步上前。

    “哎呀!”盈玉真人只是看了一眼,芙蓉面涨得通红,赶紧的别过脸去,嗔怪道,“作死!你也不先给明儿换条齐整的裤子。”

    金丹真人的眼力都不俗。仅仅是一眼,她也看得真切。自家师弟没有夸大。明儿的两个膝盖是真的完全好了。

    此时此刻,长玉真人与玄玉真人都没空与她打花腔。两人俯下身子,很认真的检查着明儿的膝盖。长玉真人甚至还伸出右手,用中指和食指分别往那两个膝盖上探入一丝灵力。

    “不是幻阵。里面的骨头是真的完好。”检查过后,他收了手,起身对玄玉真人说道。

    后者“滋”的抽了一口冷气,由衷的赞道:“哇,元后大能,真的厉害!在短短的一个多时辰里,将明儿的两个膝盖都恢复如初。我觉得吧,便是秀阳师叔祖也做不到。”

    盈玉真人白了他一眼,嗔怪道:“说的好象你能轻易请得动他老人家一样。”

    正清门有两位真君。一是,泰阳真君;另一个就是秀阳真君。他们是师从不同的师尊。但都属于嫡系。其中,泰阳真君是以法入道的大杂家。而秀阳真君则是专攻医修之道。现在,正清门的医修都是他的徒子徒孙。

    以玄玉真人的身份,要想请动秀阳真君来给小徒弟治膝盖,那是不可能的。除非他请出自家师尊,搬动泰阳真君出面。

    故而,盈玉真人有此一说。

    不想,长玉真人很认真的说道:“师弟说得没错。秀阳师叔祖确实做不到。”

    “啊?”盈玉真人讶然,“不会吧?秀阳师叔祖可是真正的医修。”

    长玉真人笑了笑:“你们还记得王师兄吗?”

    玄玉真人一脸茫然。

    盈玉真人的眼珠子滴溜溜的转了一圈,突然亮了起来:“大师兄是说大师伯收的第二个徒弟,那个想完美筑基,出去云游寻找机缘,结果在外头殒落了的王兴通,王师兄?”又兴冲冲的对玄玉真人说道,“师弟,那时,我才入门两年。你还没出生呢。”

    玄玉真人“哦”了一声。

    “对,正是他。”长玉真人点头,“其实,当年,王师兄只是在外头受了重伤。在昏迷之前,他向大师伯求救了。而大师伯接到他的传讯后,立刻叫上二师伯和师尊,用最快的速度赶过去,将王师兄救回了宗门。他们赶回来的时候,我正好看到了。这事惊动了师祖。他老人家亲自去药仙峰请了秀阳师叔祖过来。结果,秀阳师叔祖检查过后,对师祖和大师伯说王师兄身上的骨头多处碎裂,他无法修复,只能救回王师兄的性命。”

    盈玉真人掩嘴轻呼:“就是说,王师兄便是活过来了,也会瘫痪?”

    “是的。”长玉真人叹了一口气,“我在柱子后面,听得真真切切。师祖沉默了一会儿,问秀林师叔祖,‘师弟,真的没有办法可想?’秀林师叔祖很肯定的回复,说,‘骨头碎得太厉害了,又完全变了形。想要修复,以我的医术,不可能。’师祖又沉默了一会儿,对大师伯说,‘去请他的家人过来一起商议吧。’然后,师尊便叫我出来,让我给两位师祖行了个礼,就把我打发出去了。没两天,王师兄在云游的路上不幸殒落的消息就传开来了。”

    “明儿的膝盖骨也是碎得厉害,完全变形……”玄玉真人恍然大悟,“怪不得大师兄坚持要去请沈师伯。”哪怕低声下气,也在所不惜。

    不带这么长他们志气,灭自己威风的。长玉真人轻甩拂尘:“都是几十年前的旧事了。过去了这么多年,说不定秀阳师叔祖医术大进,现在能治好了,也说不定呢。”

    “那是。”盈玉真人与玄玉真人意会,双双点头附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