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中文 > 其他小说 > 乾龙战天 > 章节目录 第八九一章师尊之用意
    虚云真人一细想,使劲的点头:“沈师伯所言极是。第二回,弟子重返凡人界是刚突破之后,在师门闭关两月,巩固修为之后。至于第三回,则是在两年之后。那时,弟子离突破也还差得远呢。只有第一回是弟子久困瓶颈多年,修为不见寸进。当时,为了突破瓶颈,弟子想尽了办法,却没有一样是见效的。弟子去凡人界,也是纯属巧合,并非刻意而为之。弟子是个闲不住的性子,在凡人界的那段时间里,每每得了空,弟子都和平常一样的练功。沈师伯所说,每一样都是十分吻合。”顿了顿,他又抱拳行了一个正式的道礼,“多谢沈师伯解了弟子多年的困惑。”

    竟是真的!场上炸开了锅。众位金丹真人面现兴奋之色,纷纷交头接耳。其中不乏急性的,当场邀请同门或好友,等金丹法会结束之后,同去凡人界。

    但也有人持怀疑态度。这些人主要是以玄天门的嫡系弟子们居多。只是有清灵真人的前车之鉴,无人再敢当众质疑,在底下眉来眼去的,相互唆使着。

    玄真上人再也站不住了。这个姓沈的,实在是太会蛊惑人。再让他继续下去,恐怕这次金丹法会将是替他作嫁。

    所以,必须打断他!

    但转念又一想,自己接下来将要做的事,分明又是长这位之威风,搞不好还会令宗门蒙羞,他好不沮丧。

    他真的想不清:以师尊的身份与地位,完全可以将人唤到后殿里,秘密救治钰儿。可是,师尊却要他抬了人,在众目睽睽之下求姓沈的。

    罢了,师令难违……

    玄真上人徐徐吐出一口浊气,轻甩拂尘,示意后面的两名金丹弟子抬着长榻跟上。他率先大步走向溪边。一边走,一边大声打招呼:“沈师弟,打扰了。在下玄天门金莲峰玄真,有一事相请。”

    从小到大,除了师尊,他从来就没有求过别人。从来就只有别人求他的份。能叫他用到一个“请”字的事,已是非常之罕见了。

    玄天门的清成真人等人听得真切,无不讶然。他们齐齐转头往后看。

    “真的是玄真师伯!”

    “榻上之人是谁?”

    “是清文大师兄……”

    “看样子象是病了。”

    “怎么回事?大师兄刚才不还好好的吗?”

    一时之间,神识密语再度飞起。

    而明面上的情形是,玄天门的金丹真人们看清为首之人真的是玄真上人之后,一个个飞快的起身,纷纷退至两边见礼。

    立时,在人群这边的外围让出了一条五尺见宽的路来。

    其余金丹真人见了,也纷纷起身让路。

    于是,不多时,这条五尺来宽的路直接通到了沈云跟前。

    “玄真师兄来了。”沈云亦起身,快步走上前去迎接。

    说话间,玄真上人一行人已到近前。

    “沈师弟,请救一救我徒儿。”玄真上人抱拳,直接请求道。他突然发现,其实求人的话,一旦说出了第一句,后面的便容易说出口多了。现在,他唯一担心的是,姓沈的会不会直接当众爆出钰儿真正的病因。

    这一路走来,还有站在枫林里,他都在犹豫,要不要事先暗示姓沈的。

    不过,请求的话语一出口,他突然想通透了,觉得没有暗示的必要:因为心魔发作本来就不是件什么光彩的事。如果姓沈的没有对玄天门落井下石之心,那么,根本无需他暗示,姓沈的也自会替他们遮掩。而反过来,姓沈的的修为摆在那里,若是成心想要玄天门当众出丑,他真是拿这家伙一点办法也没有。

    理清楚这一层之后,他觉得自己明白了师尊叫他将人直接抬到这边来的用意——就是要借这个机会试一试姓沈的。甚至师尊还想通过姓沈的,探一探泰阳师伯此行的真正用意。

    如果姓沈的一点情面也不给玄天门留,只想踩着玄天门的脸面,通过这次金丹法会扬名立万。那么,泰阳师伯极力召集各门各派之门主开会,此中也定是另有玄机。

    与之相比,钰儿之名声,又算得了什么?

    玄真上人挺理解师尊的。在宗门的利益面前,舍弃个把弟子,也是无奈之举啊;再者,钰儿若是心魔不能除,就是彻底的废了。从大义上来说,身为玄天门的弟子,能为宗门试探出泰阳师伯有无谋害宗门之心,也是应尽的职责,更是造化。

    更何况,做出牺牲的,又不止钰儿一人。

    他不也是舍了这张老脸,当着这么多的后辈弟子之面,求姓沈的了吗?

    如此一想,他脸上的诚意又无形之中增加了几分,身子微躬,再次请求道:“沈师弟,请替我这徒儿看一看吧。”

    其实,清文真人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沈云再清楚不过了。

    一是因为之前,他已发现控魂令是件伪装成上品灵器的魔宝。修真之人使用魔宝,不沾染魔气,那才怪呢。时间一长,形成心魔,也是顺理成章之事;

    二是玄真上人虽也是元后修为,但其心思在他面前也是显露无遗。

    为了宗门大义,牺牲个把弟子,是无奈的选择?原来,在玄天门里,牺牲是明码标价的。清文真人的性命与仙途,与玄真上人的脸面是等价的。沈云觉得自己这回是开了大眼界。

    多么的大义凛然啊。

    我不是玄天门的弟子,真是大幸。

    沈云同情的看向长榻之上的清文真人,问道:“这位师侄怎么了?”

    玄真上人答道:“中午见到我徒儿的时候还好好的。刚才,徒儿去后殿找我,说胸口痛。话未说完,人就晕过去了。我拿着束手无策,只能带他去向师尊求援。恰好曾师伯也在。曾师伯见了,叫我带人过来向沈师弟求助。”

    人群里,清成真人连忙垂眸,掩下眼底的惊讶。

    而不远处,正清门的长玉真人等三兄弟飞快的交换了一个眼神——果然,沈师伯在医术上有大造诣。连师祖都清楚得很呢。

    尤其是玄玉真人用非常庆幸的眼神看向他家大师兄,并悄悄的对后者伸出了一双大拇指。昨晚,多亏大师兄处理得当。不然的话,他和师姐赔上了明儿的性命与前程不说,还把沈师伯给得罪苦了。等于是稀里糊涂的就捅了一个大篓子。

    显然,马屁拍到了马腿上。长玉真人赏给了小师弟一记白眼,又冲玄真上人那边呶了呶嘴。

    警告之意再明确不过了。

    玄玉真人垂下双手,缩了缩脖子。

    旁边,盈玉真人见了,绷了绷脸皮子,才没笑出声来。再抬眸看向沈云,她的眼里只有浓得抹不开的敬意,再也看不到半点旖旎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