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中文 > 都市小说 > 初婚有刺夏至 > 章节目录 第91章 滚上楼去
    桑旗和桑太太都不去,何仙姑就比较被动了。

    我倒要看看她怎么办。

    她抬头望望楼上:可能阿旗是累了,我去劝劝他。

    不用了,不去就不去好了。大桑太太笑的很不在意:解语,你是要跟你老公婆婆一起,还是跟我们去?

    很好的选择题,选A还是选B,就看她自己了。

    何解语几乎没怎么考虑,便挽着大桑太太的胳膊:妈,我当然陪您一起去,琉璃锦绣我妈妈可是备选会长。

    大桑太太不是她婆婆,她婆婆是楼上那位,她却叫大桑太太为妈,真够谄媚的。

    她那句话透露了两个信息,第一,她在大桑太太和桑太太之间选择了大桑太太。

    第二,她说她自己的妈妈是备选会长,凌驾于大桑太太之上。

    我真的鄙视何仙姑,这个时候是她亲近桑旗的绝佳时刻,她不是不知道,却主动投靠大桑太太。

    到时候,桑旗不理她她又要哭哭啼啼。

    自作孽不可活。

    我跟着他们走到门口,忽然扶着门:哎哟,我肚子痛。

    桑时西立刻转身回来看我:你怎样?

    肚子痛看不到?我一手撑着腰:我不去了,我要回房间躺着。

    肚子痛躺着就好了?他皱着眉头看我。

    我肚子痛躺着就好。他真的好烦,管我怎样。

    我转身就走,他拉住我的胳膊,压低声音:夏至,不要太任性,你要记住在这个家里谁才是一家之主,不要投错门了。

    我从来不拜谁的山头,我做任何事都是由心出发。我挣脱开他的手:老娘说不去就不去!

    他瞪着我,我看的出来一向没表情的桑时西也生气了。

    今天你必须去!

    我就是不去,他还能把我抬去不成?

    夏至,今天的晚会上你能认识整个城的上流社会,你知道拿到那一张入场券很可能对一个普通人的人生会有翻天覆地的变化。他居然循循善诱。

    不过,我肚大如斗,脑子也变笨了,我才不去考虑那么远。

    桑时西,让我去也可以,你们桑家的每一个人都必须去。

    以你现在的地位还帮小妈出头?他笑的很古怪,万年冰山脸忽然跟我笑,我倒宁愿他就保持面瘫。

    那就免谈。反正我也不想去,我发誓我不是威胁他。

    不过,他绝对有这个能力。

    桑太太就这么个宝贝儿子,就是因为在乎桑时西,才能勉强容忍我。

    他死死盯着我,终于松开了手:滚上楼去!

    滚就滚,老娘本来就不稀得去。

    我很欢快地滚上楼,然后滚进房间。

    昨天追的剧还没追完,鬼才去什么劳什子的晚会。

    我进房间的时候,发现桑太太还在我的房间里没走,她在给我收拾房间,因为小锦今天在忙所以我的房间就没人收拾。

    见我回来,她很诧异:你怎么还没走。

    哦,肚子痛。我捂着肚子:我得躺躺。

    我装的逼真,桑太太也不知道是真是假,急忙过来扶我:怎么忽然肚子痛,要不然让管家叫车我们去医院。

    没事,阿姨,我这是懒病,一动就痛,躺着就好了。我进衣帽间把衣服换了,身上的首饰摘下来还给桑太太。

    然后爬上床,打开电视。

    废柴也有废柴的幸福。

    桑太太坐在我身边,一脸的恨铁不成钢:不会是因为我你才不去的吧?

    阿姨,你想多了,我就是不想去。我往嘴里丢了一颗葡萄:好甜哪,阿姨,我最近看了一部剧,男主帅的炸裂,我们一起看。

    我看剧,她却在看我:夏至,你这么聪明的女孩子,应该知道投其所好,杨荔宛是你的婆婆,又是堂堂正正的桑太太,得罪她没好处。

    我不要好处。我塞给她一颗葡萄:甜不甜?

    她静静地看着我:夏至,你这么聪明,现在又是桑家的大少奶奶,如果你好好发展,你会成为人中龙凤。

    可惜啊,我胸无大志。我哀叹着,刚好男主角要出来了,我指着电视机拉着桑太太的手很兴奋:男主角男主角,是不是好帅?

    桑太太认真地看了一眼:很像我们家阿旗。

    是么,我没看出来。

    你真让我操心。她叹了口气:我回房间了。

    阿姨,你不看电视了。

    她笑着摇摇头:离你远点,我才不要喜欢你,你也是个惹祸精,我才不要为你烦心。

    她走出我的房间,我又往嘴里丢了一颗葡萄。

    我知道,我这次的选择会让大桑太太很生气,不过我不在乎。

    我又没想在桑家待多久,生下孩子我就走。

    桑时西要这个孩子,我不可能把孩子带走,所以我打算生下来之后一眼都不看,生下就走。

    多看一眼我怕我舍不得。

    桑时西有的是钱,他还能找不到人给孩子喂奶?

    电视看着看着,我困了。

    我最近很有快成猪的趋势,沾了枕头就睡着了。

    小锦把我叫醒吃晚餐,说睡多了晚上就睡不着了。

    我下楼去吃饭,小锦告诉我今晚是桑太太亲自掌勺。

    老爷子也不在家,据说去疗养院了。

    老爷子气管不好,隔几天就要去湖边住住。

    偌大个桑家,就我们三个人。

    桑旗难得下楼吃晚饭,平时他从来不在家里吃晚饭,我觉得他会刻意地错过饭点回来。

    桑太太不知哪人,做的饭菜口味我没吃过。

    虾酱蒸肉饼,口感很奇怪,但是很好吃。

    本来我只吃两碗米饭的,今天吃四碗。

    当我第三次把空碗递给小锦的时候,桑太太有点惊了下,下意识地拦了下:如果吃不下了,没关系的。

    没事。一直没说话的桑旗开口了:这是她的正常水平。

    小锦抿着嘴笑,然后给我盛来了第四碗饭。

    桑太太一边给我夹菜一边看着我:以前也这么能吃么?

    我点头:嗯那,我上大学那会,吃赢了三个学弟。

    桑太太看着我的眼神格外温柔:慢点吃,还有一个汤,瑶柱炖龙骨,很鲜。                        关注 "songshu566" 威信公众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