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中文 > 玄幻小说 > 玫瑰与号角 > 章节目录 第六十七章 皇权之上
    古老的萨丁神庙。</p>

    殿墙外巨大的旧神雕像默默注视着远方,整个恩萨尽收眼底。</p>

    国王徽德将自己与教皇哈曼德的会晤安排在了这里,旧神的荣光已逝,可神庙依旧坚挺,虽然往常国王经常在萨丁神庙会见宾客,但今天作为如此重要的一个会晤场所,萨丁神庙还是第一次。</p>

    哈曼德走了上来,身边只带了几个内侍。</p>

    这也是哈曼德第一次来萨丁神庙,一路上哈曼德不时抬头看向那些残存的旧神雕像。</p>

    作为教廷创建之前就存在的旧神,旧神在漫长的岁月中都是帝国唯一的信仰,可自从黑暗动乱过后,教廷崛起,光之王开始福佑世人,萨丁神庙日渐衰落,论辉煌根本无法与太阳门相提并论,但教皇看向旧神的眼中依旧充满了敬畏。</p>

    穿过昏暗的旧神祭殿哈曼德来到神庙的后殿,国王徽德迎了上来。</p>

    “陛下。”教皇哈曼德躬身道。</p>

    “哈曼德阁下。”</p>

    两个人各行了一礼。</p>

    徽德五十多岁,比教皇年轻了许多,两人站在一起国王显得锋芒更盛,但国王所有的锋芒都丝毫无法影响到身旁的老者,教皇一举一动都张弛有度。</p>

    神庙的后殿不大,却比祭殿明亮,殿里摆放着简单的桌椅,一张古朴的圆桌,两位帝国大佬的会晤,就这样在旧神的注视下正式开始。</p>

    “哈曼德阁下,我们好久没见面了吧,您这次请求会晤是要商议什么重要的事?”</p>

    国王徽德开口问道,拉克希尔出了这么大的事,教廷不急才怪,徽德这是明知故问。</p>

    “今年帝国的赋税很重啊,贫苦的信徒越来越多,”哈曼德轻叹了口气,“希望陛下可以减轻民众的税赋。”</p>

    “民众都已如此贫苦还得往教堂奉献打赏,居家却不知道积累,家财轻易奉献他人,这才是他们困苦的主因吧!”徽德冷笑道。</p>

    “他们的奉献也是为了拯救世人。”</p>

    “连自己都拯救不了还拯救世人?信徒每年对教堂的奉献可不是小数,这些可都是避税的,只有帝国的税收才是用来惠及民众的!”国王徽德语气严肃,似有一丝愤怒。</p>

    “我们也是取于信徒,施予信徒。”</p>

    “帝国从中抽税一层如何?”徽德试探道。</p>

    “自古都没有这样的先例,这本是群众无私的奉献,如若帝国从中抽税,税费还是由民众所出,恐怕更会加重民众的负担。”哈曼德微微一笑,不急不慢的说。</p>

    “真是个老狐狸!”徽德心里暗骂道。</p>

    哈曼德表面和颜悦色,但语气中却有一丝威胁,如若帝国真从信徒的奉献中抽税,恐怕教廷会趁机摸黑国王的威信,这样一来信徒会更加依赖教廷。</p>

    “哼。”徽德冷哼道,所有的要求都被教皇给轻松挡了回来,国王的心情极为不爽。</p>

    “最近南方局势紧张,很多约内德人无故袭击教堂,希望陛下能下令驻守在南方的多恩军团,多多震慑异族。”哈曼德又开口道。</p>

    约内德处在帝国的南疆,他们生活在丛林沼泽中,自成一族不受帝国管束,经常与帝国发生摩擦。</p>

    “真有此事?放心,维护帝国民众的安宁是我们的职责,当然也包括神职教众,只是我记得南方有一支光明骑士团吧,不如也划分到多恩军团麾下吧。”国王徽德锋芒毕露,剑指教廷的光明骑士团。</p>

    “呵呵,光明骑士团只有少许人等,哪能入的了多恩军团的法眼,只能在多恩军团照顾不到的时候,做些力所能及的事。”哈曼德轻言给挡了回去。</p>

    就知道教廷不可能放弃光明骑士团,国王徽德略微一笑,也不纠缠,说起了其它事。</p>

    两人说了许多,似家常一般,谁都没有提起拉克希尔。</p>

    “帝国信徒骚乱,愈演愈烈,令帝国民生不安啊。”徽德终于忍不住了,若有所指的说道。</p>

    “陛下有什么对策吗?”教皇哈曼德笑了笑。</p>

    “减少帝国教堂之数。”</p>

    “民众想要聆听光明王的教诲,这又怎么能杜绝呢?教堂给民众提供一个忏悔的机会,这才使得帝国多年国民安和啊。”哈曼德婉言拒绝道。</p>

    国王徽德想要教廷减少教堂和神父的数量,这点哈曼德绝不可能答应,一个势力的大小,取决于在民众当中的影响力,这是教廷存立的根本,绝不能放弃。</p>

    徽德并没有与哈曼德争辩,反而为哈曼德倒了一杯宾兰。</p>

    宾兰是阿瑟家乡维兰斯的特产,没想到国王也爱喝这种酒,当然国王所喝的是特制特供的顶级宾兰。</p>

    哈曼德举杯致谢,一饮而尽,如果有外人看到教皇饮酒一定大吃一惊,世人皆知神职人员禁止饮酒,可国王却毫不在意,似早已知道此事。</p>

    “翼人又出现了,你们找到辨认的方法了吗?”徽德突然问道。</p>

    “唉,没有,每一个翼人最终都没有尸体留下,他们也只有现出真身后才能被发现不是人类,没有人知道他们隐藏起来后和人类有什么区别,普罗特洛的身世背景清晰可循,没人能想到他竟是翼人,我怀疑真正的普罗特洛早已死亡,翼人伪装成他的样子,一直占据着他的身份。”</p>

    “他们经常转变身份,不止教廷,我怕帝国内的权贵政要也有翼人隐藏。”提起翼人,哈曼德语气沉重起来。</p>

    “这的确是个问题。”徽德也发愁道。</p>

    “您是长者,这次我就直说了吧,教廷这次究竟有什么请求?”徽德不想再拖下去,开口问道。</p>

    “请天启骑士团归还营地拉克希尔,以及相关的人员。”哈曼德终于说出了自己的目的。</p>

    “拉克希尔我不会还给教廷,但被俘的光明骑士可以释放给你们。”徽德直接了当的说道。</p>

    “拉克希尔营地教廷可以不要,但后续对山洞内的调查结果希望陛下能及时让我们知晓,并且这次事件,希望帝国将所有罪责导向普罗特洛个人,拉克希尔所发生的所有惨事,与教廷本身无关。”</p>

    “可以。”徽德点头应允道。</p>

    “陛下,您有什么要求呢?”</p>

    “帝国王室自我之后的加冕,再也无需教廷参与。”说完徽德紧盯着哈曼德,等着他的回答。</p>

    千年前,帝国经历了黑暗动乱的浩劫,王室的统治力急剧下降,同时教廷刚创立不久,还没开始崭露头角,为了王室统治的合法性,也为了扶持教廷,两者达成协议,相互扶持。</p>

    天授皇权,一个动人的口号由此诞生,从此以后,历代国王登基都由教皇进行加冕。</p>

    渐渐帝国统治步入正轨,后代国王都想取消教廷的加冕权利,可教廷也势大难控,一直没有成功,如今教廷陷入危机,徽德趁机又将此事提了出来。</p>

    哈曼德思索良久,这个问题他来之前也想过,他猜测国王徽德一定会在此时提出这个要求,如今教廷也已步入正轨,信徒无数,早已不需要靠给王室加冕来扩大影响力,哈曼德心中已有答案,他所思考的是如何为教廷争取更大的利益。</p>

    “教廷可以放弃加冕权,但请陛下在各行省增设教堂,并且帝国不得再进行管控。”哈曼德也提出了自己的条件。</p>

    “教堂可增,但光明骑士必须缩减!”</p>

    “好,我同意。”哈曼德答应道,同时心里想着下一步该如何去缩减自己的对头裁判所所控制的光明骑士。</p>

    谈妥国事后,两人又谈起了家常,抛开公事,两人是对手也是知己,徽德当初继位就是哈曼德对他进行的加冕,在皇权与教权漫长的对峙中,他们互相极为了解。</p>

    哈曼德告辞离开,国王徽德沉默的看着教皇远去的背景。</p>

    历代王室的宿愿达成,徽德心里却波澜不惊,这只是一小步,他还有更大的野心,终有一天他要这世间一切皆匍匐在皇权之下。</p>

    落日余辉渐渐熄灭,萨丁神庙燃起火种,神像渐渐隐藏在昏暗之中。</p>

    令侍从拿来笔墨,国王徽德铺开纸张,手持鸟羽笔写了一句话,写完徽德审视良久,似乎对自己的字很是满意,大笑而去。</p>

    侍从收拾残物看了一眼,顿时心中一颤,国王字迹苍劲有力,纸面上赫然写着:</p>

    “皇权之上,再无天地。”</p>

    </p>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玫瑰与号角》,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