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中文 > 玄幻小说 > 御天神皇 > 章节目录 第2章 隐藏的逆天神体
    一直到傍晚,苏夜方才结束修炼,从‘断桥流溪’处回归。

    到了傍晚之时,寒冷将会提高到一个新的高度,寻常武者根本无法于外修炼。

    外院很大,但却无比简陋。碎石堆积成的小路,顺着前行,一间由茅草搭建出来的破旧房屋,就是他苏夜现在的住处!

    不过,傍晚的这里,并不安静。

    因为,茅屋附近,活动着数个身穿天北学院服饰的年轻学员。

    这些学员竟然在冷冬之夜里,对他的茅屋进行拆卸。如今看去,墙壁已经拆了数个大洞。

    “你们在干什么!”苏夜眉毛一横,厉声呵斥道。

    “哦?人回来了。苏夜,我们还以为,你今天晚上不打算回来住了呢!”一道讥讽的笑声,从不远处传来。

    苏夜闻声看去,看到的是一个壮硕的年轻男子,和他年龄差不多,同样穿着学院服饰。

    “韩仁杰,你什么意思!”苏夜念出了此人名字。

    韩仁杰,也是他高中班上学生,一同穿越而来。

    只是没想到,韩仁杰现在会欺负到他这个同班同学的头上。

    韩仁杰没有半点念旧的意思,奚落的放声笑道:“苏夜,你说我干什么?我做的已经很明显了吧,当然是把你这房子能拆的地方都拆了啊。如果没了墙和房顶的遮掩,在这大雪纷飞的天气里,你区区一个开灵境第一重的小废物,那是什么感觉?”

    “韩哥,这小子一夜可别冻死了啊。”

    “放心,冻不死。人还没那么脆弱,得罪了莫璃师姐,怎么着也不能让其一天两天就这么完了啊。”一旁的几个学员肆意大笑。

    苏夜瞬间明了,盯着韩仁杰,恍然明悟,从牙关里逼出几个字:“是唐莫璃让你们做的?”

    韩仁杰抱着肩膀,啧啧讽刺道:“苏夜?不然你以为呢?你也不瞅瞅自己现在的模样,还敢得罪莫璃师妹。你说你是不是找死?既然你要找死,我们自然要成全你了。”

    苏夜笑了,不过这一笑,却是怒极反笑。

    唐莫璃,他还真是低估了这个女人的狠毒。以自己现在的实力,于这冷洞寒霜里住上一夜,恐怕半条命也就没了吧。这女人,是想要杀了他啊。

    “给我拆,狠狠的拆!”韩仁杰指挥起来,威风凛凛。

    底下的学员无比卖力,怎会放过这唯一讨好唐莫璃的机会。

    至于苏夜?

    区区一个外门废物,没人会在乎。

    苏夜很想出手制止,可是他真的有这个实力吗?对方人多,实力也同样比他更强。强行制止,换来的,只会是耻辱。

    但就在他别无办法的这时,一道温柔的声音突然传来:“给我住手。”

    这道柔音娇喝,陡然插足进来,让的一群人尽都是身形一怔,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

    一道身着华贵紫色裙,头发高高盘起。年龄二十七八岁的年轻女子,匆忙踩着小碎步而来。

    “林梦师姐!”

    “林梦老……林梦师姐!”韩仁杰看着这个女子的出现,恭敬弯身,想要喊老师,却立刻改口变成了师姐。

    苏夜看着此女,知晓其身份。

    对方,是他高中全班的班主任兼数学老师,林梦!

    林梦在上学时,就是整个学校里公认的一朵花。二十六岁硕士毕业后,就进入学校教书。任命于他们班,任劳任怨,为人温柔。

    进入这个世界后,林梦初步检测的资质是十五条武道灵脉,虽说不如唐莫璃,但依旧是顶尖的天资,进入了内院之中。

    如今林梦作为内院师姐的身份出现,镇住了在场的每一个人。

    “你们在这里干什么?外院应当也有外院的规矩吧。”林梦檀口轻开,呵斥之声,都显的那么温柔。

    “林师姐。这件事,您最好别管。”韩仁杰硬着头皮。

    “怎么,韩仁杰。什么时候,我还管不了你了?”林梦柳眉轻轻蹙起。

    韩仁杰叹了口气:“这……好吧。林师姐,我走,我走!”

    他眼看也占不得苏夜什么便宜,只得朝着身边的人了挥了挥手,朝着苏夜喝了一句:“小废物,今个算你运气好。”

    一群人,这才大步离开。

    待得人离开后,林梦方才如若母亲般柔和眼神的看向了苏夜。

    “小夜,你的事情我听说了,我们进去说吧。”林梦微微叹气,轻念了一句可怜的孩子。

    二人进入了这茅屋之中,只不过各处漏风。所谓房子,已经被拆的不成模样。

    “老师,谢谢了。”苏夜看着林梦,面含感激。

    林梦轻抚苏夜的肩膀:“你啊,和老师客气什么呢,不管你们这些孩子来到这个世界多久。我,都永远是你们的老师。”

    这丝温如,犹如暖流,涌入了苏夜的心中。来到这个世界,只有林梦,会对他好。

    林梦不止对他,对任何一个学生,都是如此温柔。

    “苏夜,你的事情,我知道一些。唐莫璃现在的身份,老师也没办法管教她什么了。可如果你愿意向她求饶的话,她看在老师的面子上,想来会饶了你的。否则这漫漫长夜,老师固元境的实力都撑不住,你的话……”林梦眼眸望着四周,处处都是心疼。

    苏夜感激的轻声开口:“老师,谢谢你了。我明白这寒夜漫漫不好受,也知道好汉不吃眼前亏。可是,求饶,就免了。这不可能!”

    “苏夜,你!”林梦脑中没那么多大道理,她只是不想让自己的学生受苦。

    苏夜笑容透着伤感:“老师,我明白你的好心。这是我作为男人,最后的尊严。我纵然是拿命,也要守护于它!”

    每一个男人的心中,有着一个底线。

    在这底线之外,他可以一笑而过。

    但过了底线,他,就绝不会屈服。

    林梦焦急起身,指着苏夜,没了办法:“你啊,你上学时性格多么圆滑,怎么现在如此之倔。也罢,你若受冻,老师就在这里陪你。”

    “老师,你的好意我心领了。你在这里陪我,也改变不了我的现状,只会让我分心无法御寒罢了。”苏夜知道林梦的好意,但他怎能让林梦跟随自己一同受苦。

    林梦精致的面容上,一时没了办法,她只得咬着红唇,轻轻一跺脚:“唉,好吧。这几日,老师会为你想法子的。你千万别着急,再忍耐些时日。如果你改变主意,想要屈服,随时和老师说。”

    苏夜点头示意,目送林梦离开。

    看着林梦离开的方向,苏夜心中暖暖的,只不过身体的冰冷,却仍未有所改变。

    刚才还好,可以忍受。

    可是现在,冷风呼啸,比之刚才,更加强烈。

    每一次冷风刮过,都犹如刀子一样。

    苏夜嘴唇发抖,是心中的愤怒,是对人性的无奈。

    他的脑海之中,还徘徊着林梦的话。

    求饶?

    向一个要他下跪,要挖他眼珠子的人求饶?绝不可能!

    漫漫长夜,确实不好受,苏夜坐在床上,身体甚至已经没了知觉。只剩下心中燃烧着的火焰,苦苦支撑着意识。

    一个时辰过去。

    两个时辰过去。

    三个时辰……

    苏夜仅剩下的意识,只有那仅剩的不屈。

    终于,到了即将凌晨的时候,苏夜蓦然睁开双眼。

    他努力的承受着寒霜之苦,静悄悄的离开了房间,来到了他和那个神秘老人陆无恒,约定的‘断桥流水’之处。

    大雪砸在他的身上,他木讷习惯,已经没了知觉。

    苏夜就站在这山洞前,轻微的瑟瑟发抖:“陆老,晚辈来了!”

    “进来吧。”陆无恒平静说道。

    苏夜蓦地一怔,这是陆无恒一年来,第一次让他进入山洞里。

    一入山洞,温度立刻暖和了许多,苏夜抖了抖身上的寒雪。入目,看到一个面貌祥和,带着微笑的白发老者,就坐在洞中。

    “您就是陆老?”苏夜恭敬问道。

    陆无恒苍白面容上,勾勒出一丝淡淡的笑容:“没错,是我。苏夜,今天,于你而言,是与众不同的一天。闲话不多说,按照我教你的办法,行气修炼。”

    苏夜于山洞之中,不有多言,再一次开始了陆无恒教育自己的法门。

    运气,出手,一套诡异的引气法门,就这么在苏夜的演练下,逐渐完成。

    “感觉如何?”陆无恒双眼炯炯有神。

    “感觉身体好像要着火了一样!”苏夜瞳孔收缩,今日演练此法,完全不同。

    陆无恒惊喜展露:“放弃引气化力,顺其自然,盘膝而坐,调整呼吸。”

    苏夜照做。

    仅仅不过三个呼吸!

    轰隆一声,一道碧蓝色的火焰,于苏夜的周身,逐渐燃烧形成。

    这一道火焰的燃烧,仿佛是积蓄了苏夜一整年的力量,彻底爆发开来。使得空气中的水分瞬间抽的干干净净,连山洞外的积雪,也完全被蒸发的丁点不剩。

    “哈哈哈,没错了。苏夜,一年的时间,我果然没看错。你,的确独一无二。”说到最后,陆无恒的语气,都隐隐颤抖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