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中文 > 玄幻小说 > 锦香赋 > 章节目录 第两百章:痴人执念
    马车行到代国时已经又过了两日,直至傍晚,云霞染天,粉橘色的边界吞噬了半片晴空,为代国的一砖一瓦一草一木都披上幻彩的色泽。

    这里的气息让我万分熟悉,甚至有种想要落泪的冲动。

    缓缓车停,掀帘而下,他伸出一只手想要扶住我。

    目光在那骨节分明的手上停留一瞬,我扶着梁木车缘一跃而下,膝盖感受到点点刺痛,但仍是忍住了。

    他的手僵在半空中,半晌才收拢了手指。

    “多谢……摄政王,既已入代国,就此别过。”微微行了一礼,才发现自己对宫礼的熟悉感几乎是潜存着的,十分自然。

    他的眸光暗了暗,薄唇轻抿着。“锦儿,至少让我知道你是安全的。”

    “入了代国,这普天之下莫非王土,有何不安全?另外,民女名为初槿,王爷别叫错了。”牵住曦莺和若绯,转身要走,听得后面一声低低的叹息。

    他道:“初槿,是我为你取的名字。”

    脚步微微一滞,复而快步走开,离他越远,也许心中那种郁结就会消散。

    但走了很久,直到天色完全暗下来,星辰高悬,若绯才将我拦住。

    她皱着眉头,满是担忧。“已经走了许久了,姑娘腿伤未痊愈,再走下去,会旧伤复发。”

    脑中的麻木半晌才缓过来,我发觉自己的手在颤抖着。其实很早之前,我就频繁在做一个梦,梦里的亲人都死于一个地方,到处都是血,浸透了石板大厅,残肢断臂混合了所有腥气之味。

    只是我总是看不到面前那个持剑的人,可越临近代国,这个梦越发清晰,我看得到,拿着剑的是他,北宇瑾辰。

    那么冷漠的容颜,再将剑指向我。

    我明明可以当做什么也不知道,什么也没有发生。但是我不能,看着他,心口便会疼痛。南靖发生的一切,都是他的谎言,不过是有目的的靠近,我却傻傻的越陷越深。

    曦莺将我的双手握住,此时眼瞳中的视野有些涣散。所有的情感都变成一堆乱麻,缠绕在一起。

    她手心的温度一点一点传递过来,她说:“我不该瞒着你,其实他……”

    “你别说了!”我将手抽回,平复了心绪。“我不想听,至少,现在不想听。”

    入夜,代国的夜是安静的,偶尔听到几声鸟叫。

    客栈的卧房很大,她们两个睡在外面的坐塌上,许是累了,均匀的呼吸声此起彼伏。

    又是一夜枯坐,手里是他交于我的无字玉牌,还带着浅淡的茶香气息。

    不知过了多久,第一缕晨曦攀爬于窗沿,投射下斑驳的光影。点燃安神香,缥缈的烟雾漂浮于房中,若绯与曦莺睡的更熟。

    本来这安神香是为了不时之需,没想到最后用在了自己亲近的人身上。

    换上不起眼的墨灰衫裙,以白纱覆面,看着铜镜中的人,有片刻恍惚,迷茫间脑海中映出一位左颊布满可怖烧痕的女子。

    等回过神,若绯说了句梦话,不安分地翻身。

    迅速收拾好行囊,悄悄推门离开。

    钟灵山,依稀记得秀秀就在代国的钟灵山,我想要的的答案,应该就在那里。

    等我御马行至钟灵山脚下,正值正午,山脚下的几棵柏树被风吹地沙沙作响。原是做好了吃力爬山的准备,但山下却有石阶大道直通山顶,不仅如此,白玉拱门前还有一座雕像,看似一位清瘦女子轻绾青丝,手臂内侧搭着拂尘。

    仔细看来,雕像的眉眼,是秀秀没错了。

    没想到,做派居然这般浩大。

    每一阶石台都被打磨的光亮,刻着一些花卉图案,纹路像是出淤泥而不染的白荷。

    一步一步踏上台阶,两侧槐树生长茂盛,绿叶交汇在头顶,形成巨大的遮蔽之处。树枝上挂满了红色的短绸带,也有坠着银铃的祈福牌。

    我无意地扫视过去,每一个祈福牌都写着同一句话——愿我妻百岁无忧。

    看得出那洒脱有力的字迹都是出自同一人地手笔,不由得哑然失笑,不知是什么人在这里耗时耗力做这样的事,不过也着实羡慕他的妻子,这般爱一个人,已经溢于言表。

    不知不觉走到了山顶,双膝感到发麻,好在出门之前已经服过药,不至于跪倒在大门口。

    “什么人?”门口四个白衣少年执剑而立,面上十分稚嫩。

    我将手中的药方递过去,这药方是秀秀亲笔写下的。“我要见你们掌门,告诉她,初槿来了。”

    少年认出药方上的字迹,进去通传,不一会便有一位素衣白裳的少女引领我进去。

    还未进入就嗅到明显的药味,苦味,酸涩,辛辣皆有。

    来来往往的少年少女默默背诵医术上的注解,漫步在白纹石路上。

    正厅离大门不远,门口矗立了三鼎香炉,袅袅白烟从内飘散。

    “你果然还是来到代国了。”秀秀不同于在南靖的装束,虽然仍是一身白裳,但上面绣满了银色行书,看来是更为仙风道骨。

    她带我进了内室,泡上一盏香茗。

    “说罢,无事不登三宝殿,可有什么所求?”她的语气疏离,带有几分无奈。

    “我最近,有了记忆复苏的征兆,我知道,你能让我恢复记忆。”

    她不回答,半晌,才问:“你想清楚了?”

    我点了点头,生怕她拒绝。

    她将茶盏推过来,站起身,面对着窗外。发间的白色丝带缠绕着。

    “你想要你的记忆,可以给你。但我觉得,有些事,你一定要知道。”她的声音顿了顿,说道:“那日,你问我是谁送你来南靖,我说是你的父亲。我撒谎了,因为当年摄政王为了救你,用整个钟灵山,甚至整个国家子民的性命威胁我,所以我存了私心,想小小的报复他一下。”

    “所以……生死蛊中的生蛊,确实在我身上?”

    她转过身,直视我。“是,生死蛊极为凶险。以心换心,以血换血。你身上所有的毒,十香素蕊,还有走火入魔的毒血,现在都在他身上。”

    “十香素蕊……”这个名字太熟悉了,脑中犹如万虫侵蚀,疼痛难忍。

    “当时他是报着换命的决心来的,所以,你的后路,他替你账想好了。”她从暗格中取出一方锦匣,递给我。

    我忍着脑中的不适,打开盒子。里面居然是一道圣旨,盖着传国玉玺,上面的字,与山中祈福牌上的字迹一模一样。

    “代国的皇帝不过是个傀儡,他的国家是为了你而建,代不过是等待罢了,等待你归来。所以,这道圣旨,也只是为了物归原主。”

    手指抚上圣旨中最后那句:“改国号为凉西。”

    凉西……凉西……我记起来了,凉西是我的国家……

    “生死蛊置换当天,他差点没了命,所以留了些话给我,让我转带给你。他说,朝廷中有一半是当年被流放的凉西大臣,你不必担忧,他们会辅佐你治理国家。还有霁北将军,他这一生的使命就是替自己护你一世周全。”

    泪水盈睫,已经看不清字迹。

    不知为何,秀秀的声音也有些哽咽。“他来的那天,身上都是伤,跪了三天三夜。现在的他,活不了几年了,苟延残喘而已。”

    “别说了!”我起身想要离开,她却拉住了我的衣袖。

    “其实不告诉你关于他的事,除了一点点报复的私心,还因为……我倾慕于他。他差点死掉的那段日子,是我日夜不离的照料。你本不必失忆,也是因为我的贪念。总想着,你忘了他,他放过你。你们就不会再有交集。可是他不顾生死蛊的反噬,去了南靖找你,我才发现,他的心哪里还能装得下其他的任何事物。”

    我怔在原地,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说什么。

    她将怀中的锦囊放在我手中,道:“死蛊不得靠近生蛊,情动时更加痛苦。但这药可以抑制他的疼痛,我能做的也只有此了。呵……之前,觉得等我亲自把药给他,他也许能多看我一眼,现在想来也是可笑。走吧,别再来钟灵山了,我也不会再见你们。”

    “掌门!”门口急匆匆进来一位白衣少女,看到我时,声音低了下去。“摄政王来了,看样子,应该是来寻这位姑娘的……”

    秀秀阖上眼眸,勉强带出个笑容。“槿姑娘,你还想要回记忆吗?”

    我将圣旨放回桌面,深深鞠了一躬,默默走出内室。

    ——————作者有话要说————

    越接近结局,就越难过,越舍不得,每一章都加长了篇幅,希望给大家一个满意的交代

    ,精彩!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锦香赋》,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