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中文 > 玄幻小说 > 天道罚恶令 > 章节目录 第二章 不该出现的库银
    毕竟离家半年,又是春时草木生的时候,坟前已经长满荒草。

    陆狸跪在父母坟前,告知哥哥高中的消息。说到阿狸终于不负爹娘的叮嘱,督促哥哥读书时更是哽咽的无法出声。

    陆笙听着这些,脑海中却浮现出这么多年在妹妹的棍棒支配的一幕幕,竟然也莫名的忍不住泪如泉涌。

    拜祭完父母,陆笙兄妹两回到自己的茅屋。

    因为茅屋地处偏僻,又是半年没有回来。所以乡亲们也没有发现陆笙兄妹竟然不声不响的回家了。

    简单的收拾了一下,茅屋勉强能够住人。

    只是头顶上的那一个大洞,怎么看都那么心酸。

    空气湿闷,蚊虫狂舞。换做陆笙前世就算再不注重物质生活也绝对无法忍受这样的环境。

    “哥,整理好了,我们今晚就将就一下,等明天大早,我去请阿东哥帮忙帮我们修一下屋顶,还要向东婶借点米。哥现在是官身,他们应该会乐意的。”

    阿狸掰着手指井井有条的说着柴米油盐,十五六岁的年纪,竟然也可以这么懂事。

    “你看着办就好,只是屋子里蚊虫这么多,就这么住进去会被吸干的吧……还有,今晚上要是不下雨还好,万一下雨了……”

    “轰隆隆——”

    一声响雷突然间炸开。

    天空很快的风云变色,眼看就是一场瓢泼大雨。

    “哥——”阿狸瞪着愤怒的眼睛死死的盯着陆笙。

    “这不能怪我,天要下雨……”

    “要不是你金口玉言,天怎么会下雨?”

    “我又不是老天爷,怎么可能说什么是什么……”陆笙很委屈,他也不希望下雨。

    “你是文曲星下凡,当然是金口玉言了。你说要下雨,雷公电母敢不听么?”

    看着陆狸那副理所当然的表情,陆笙竟无言以对。

    甲榜三十三名,那文曲星是不是有点多?

    大雨倾盆,一直下到天黑,陆笙和阿狸两人缩在家中唯一的一张桌子上望着望着不断滴滴答答的屋顶。

    堂堂新科进士,竟然屋漏连夜雨,怎一个凄凉了得。

    突然,一道灵光闪过陆笙的脑海,陆笙的脸上露出了振奋的笑容。

    “哥,我都快哭了你怎么还笑的出来。”

    “阿狸,哥是不是三月初拿到官碟的?”

    “是啊。”

    “现在快到五月了,也就是说哥还有两个月的奉银可以领。等明天雨停了,哥就去衙门领钱。”

    “真的?两个月奉银是多少?”

    “九品官衔,月奉是五两,两个月十两银子。阿狸,你替我算算,十两银子能买什么?”

    “这么多?”阿狸的眼睛顿时亮了,“十两银子可以买二十袋大米,可以买五十匹布,可以……”

    “能建一间瓦房么?”

    “这个……好像不行,不过修缮一下茅屋还是可以的。太好了,明天我们就不用住漏雨的茅屋了。”

    “不过,我们先活过今晚再说。”

    陆笙轻声一叹,脚下的积水已经超过一尺了。

    如果瓢泼大雨还这么下,不到半夜,他坐的桌子应该就会浮起来可以当船划。

    兄妹两人一直都是这么相依为命过来的,更苦的日子两人都过过。

    在两人盼着雨快点停下额时候,突然,一道劲风从身旁惊起。陆笙还没明白发生了什么,阿狸瞬间抄起门后面的棍子化作一道残影向身边打去。

    激烈的交手声响起,陆笙这才发现不知何时竟然来了一个黑衣人。

    两人的速度快如闪电,目不暇接之中已经交手了七八招。

    突然,黑衣人脱离了战局向后倒退了几步。陆狸牢牢的挡在陆笙面前,仿佛一只发怒的稚虎一般冷冷的盯着黑衣人。

    “风雨交加,在下只是想在此避避雨,没想到茅屋中有人,我并无恶意。两位,你们也是来避雨的么?”

    “这是我家!”陆笙抽了抽嘴角。

    来人微微一愣,没想到这么破旧的茅屋竟然还有人住?但随即,黑衣人再一次躬身抱拳,“外面雨大,在下想进来避避雨还请行个方便。”

    这么客气,真不太好拒绝。

    “方便倒是方便,只是在这里避雨和在外面其实也没什么区别……”

    “已经很好了。”黑衣人笑了笑,倒也不显的那么面目可憎。兄妹两人腾出一块地方让黑衣人落脚。

    屋外的雨声依旧哗哗的下,黑衣人的呼声也渐渐的响起。

    “这样都能睡着?厉害了……”

    “江湖中人都是如此!”呼声一顿,黑衣人仿佛说了一句梦话,接着呼声再一次的响起。

    迷迷糊糊之中,陆笙被雨点淋醒。

    外面的雨声已经不见了,但茅屋中依旧滴滴答答。

    睡意尽消,陆笙看着怀中的阿狸脸上升起一抹温柔的笑容。缓缓的伸出手想要触碰黑衣人放在一边的佩刀。

    还没碰到,突然一把手抓住了陆笙的手。低头一看,陆狸警告的眼神直勾勾的盯着自己。

    “我只是好奇想看看。”

    “对于江湖客来说,刀剑就是他们的生命,谁敢碰一下,不死不休。”

    “你打得过他么?”陆笙低声问道。

    陆狸凝重的摇了摇头,“这人的武功至少到了后天五重。”

    “他现在睡着了,要是偷袭呢?”

    “对于江湖人来说,他们从来不会真正的睡着……包括我们两说的话,其实他都听到了。”

    陆笙连忙闭嘴。

    仿佛印证了陆笙的话,黑衣人缓缓的坐起身,伸了一个懒腰。

    别过头,对着陆笙露出一个森然的笑容。

    “雨停了啊,那在下不打扰了。告辞——”

    好好的门不走,偏偏跃上了头顶的破洞。一道黑影略过,挂下几片茅草。

    陆笙瘪了瘪嘴,“这就走了?也不说留下点住宿费……”

    “哥,就咱们这个茅屋,好意思要钱么?”陆狸可爱的翻了个白眼。

    咚——

    一声闷响在陆笙的脚边响起,一枚银锭狠狠的砸在桌子上牢牢的镶嵌在木板之中。

    算是警告么?陆笙心中暗道。

    “小兄弟,不是不给,是一时间忘了……”

    陆笙兴奋的抓着银锭,费尽力气的要把它抠出来。而陆狸,却是在那一瞬间脸色一白。

    “好精湛的修为……”

    “别管什么修为了,阿狸,咱有钱了。这枚银锭应该有五两,够我们三个月开销了。”

    “哥,那人还在时我一直没问,你今天怎么了?干嘛要问我能不能打得过他,还怂恿我偷袭?他不过是来避避雨啊。”

    陆笙好不容易扣出银锭,眼神突然间变得凝重了起来,“村子有大约二十户人家,咱们家最偏最破。

    但是,他躲雨为什么偏偏找到了咱们这个破茅屋?因为他不想与人接触,或者说不想让人看到他。

    而且,他的身上有股淡淡的药味。在大雨瓢泼的时候都能让我闻到药味,这应该是一种外敷的草药。多数外敷的草药是治疗外伤的。说明,这个家伙受了伤。

    脸上抹了泥巴,却没被大雨冲掉,一定是进茅屋之前偷偷涂在脸上的。形迹可疑,鬼鬼祟祟身上一定不干净。”

    听着陆笙侃侃而谈,陆狸的眼中荡漾着莫名的神采。

    “哥,你什么时候能瞬间想到这么复杂的事情了?”

    “很复杂么?”陆笙倒不觉得。

    “不过哥你想多了,江湖儿女刀光剑影所以得处处小心。他这么做也没什么不对啊。”

    “那这个呢?”陆笙拿着手中的银锭脸色有些凝重,“背后刻有官印,这枚银锭并非流通的银子而是官府的库银。

    官府库银流通之前,会把上面的官印溶去。如果官银流出民间,那么这银子来路一定不正。”

    “那怎么办?这锭银子不能用了?我们正缺钱呢……”

    “没关系,等明天领完月奉之后,我再把它给熔了就好。”

    清脆的鸟鸣声不知何时在耳边环绕,脚下的水已经褪去,兄妹两人踩着淤泥走出茅屋。

    大雨肆虐过的大地,有着一股异样的泥土芬芳。在这个多雨的季节,修缮房屋这种事不能拖。每天随时都有可能下雨。

    陆笙让陆狸先去请工队,几乎每个村子都会有。而陆笙自己,换了一身装扮便前往县衙。

    直路镇县衙,位于县城的中央,如方印一般坐镇一方。

    衙门口的两侧石狮,虽然被刻上了岁月的沧桑但却依旧威武非凡。站着值守两名衙役也许昨晚没有睡好,不住的打着哈欠。

    陆笙整理了一下衣冠,缓缓的踏上台阶。

    衙役一看陆笙风采非常,倒也没有像对其他人这个大声呵斥。微微躬身抱拳,“敢问这位公子来县衙所为何事?”

    “这位大哥,在下新科进士陆笙,欲求面见吴县令,还请劳烦通报一声。”

    “啊,您是陆老爷?您……没死?”

    衙役发出了见鬼一般的惊叫,瞬间知道自己失言连忙抽了自己两嘴巴子不住道歉。之后转身,飞奔向内屋之中。

    陆笙乘坐的客船在江中遇风暴,整艘船都侧翻到了水中。吴县令听到这个消息之后更是捶胸顿足。

    中吴县二十年来终于出了一个新科进士,还没让吴县令扬眉吐气一次,啪的一下,没了!

    这也是为什么陆笙回到了中吴县,却默默无闻无人知晓的原因。

    所有人都以为陆笙已经死了。

    “陆老弟在哪?快!快快有请——”衙门之内远远地响起一阵惊呼,吴县令从远处狂奔而来。

    “学生陆笙,见过县令大人。”

    陆笙很是识趣的躬身弯腰行礼。

    吴县令一把扶起陆笙,“陆老弟,你已经高中进士身负官碟,对我不可再以学生自居。同朝为官,理是同僚,我虚长你几岁叫你一声老弟应该无妨吧?”

    “大人言重了,后进惭愧……”陆笙再次弯腰,姿态更低了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