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中文 > 玄幻小说 > 刁蛮弃妃 > 章节目录 第480章 大结局 喜嫁
    夜幕低垂,凉风轻送,夏漪独自一人在院子里抬头望着那早已悬挂在夜空中如银盘般的满月,和满天闪耀的星子,整个夜空像是画家笔下的童话世界灿烂又迷离,让人几乎忍不住墬入童话幻想里。

    夜已深,明日,明日是她这一生最重要的日子,她要嫁人了

    这一次她是真正的把自己夏漪给嫁掉,穿上自己的嫁衣,嫁给她这一辈子最爱的男人东方朔,不再是某人的替身,是真实的自己。

    这一刻,她竟然感到有点不真实,害怕这是一场梦,如果不是自己用力捏了下大腿,会痛她真会以为自己在作梦呢。

    低头望着那被微风轻轻吹拂不断晃荡的塘面,在月光下闪烁着粼粼波光的水塘里,停在荷尖角上那几只休憩的蜻蜓,连蜻蜓都入睡了,她却像个刚醒的夜行性动物一样精神正好,这让她有些伤脑筋。

    她早该上床睡觉好好养足精神,明日当个美美的新娘,可,一想到这里她就激动得睡不着觉。

    她真是个傻瓜,孩子都生了,至于洞房花烛夜该做的事情早觉不知回锅了几百回了,竟然会因为要当新娘而紧张,兴奋的睡不着觉,一个人在外面吹风冷却激动心情。

    想到这里她竟然又忍不住地低头怯笑,她这是怎么了

    是即将当新娘的人都会这般吗

    大婚即将到来,紧接着便是为期近半年的婚假,由于这婚假有些长,东方朔手中许多必要的工作事情必须另外交办让人处理。

    这一阵子他忙着将手上工作分配出去,好不容易到今天才完全处理好,又与几位将军讨论他休婚假期间,一些边防部属及情报传送问题,等他好不容易结束所有军务问题,离开暗卫营时已是半夜。

    明日就是他跟漪漪的大婚,他早些回去休息养精蓄锐,只是已经两天没有见到她,没有确定她是否安好,他心里就是不踏实的。

    “云鹰、云豹,你们两个先回去,不用保护王了,王去趟护国公府邸,你们把王的坐骑顺便牵回去。”

    东方朔拉紧手中缰绳,对一旁的云鹰跟云豹命令,完东方朔轻功一展便护国公府邸的方向乘风而去,眨眼间便消失在夜色之中。

    昨日漪漪便回到护国公府做准备,明日一早由护国公府出嫁,已经两天没见到她,再不看看她他不放心。

    当年的阴影太深刻,即使她跟孩子都已经回到他身边,他总是还有一种不确定安心的感觉,总要亲自亲眼见到她人,他这颗躁动不安的心才能安稳回归到自然平稳的心律。

    可,没想到来到护国公府特为漪漪所留的屋子,却未见到那个早该上床休息的人儿。

    这夜已深,漪漪却不在屋里,这让他感到有些诧异,甚至有些慌张,就在他感到困惑不安之时。

    眼尾不经意的瞄见半掩的窗棂外的,那被月光垄罩像是仙女初降凡尘般,美的让人怦然心动的纤细修长抹人影。

    这时吊在胸口的那颗心才又缓缓地归回到原位,东方朔抹了抹胸口的躁动不安,无声无息地朝着那沐浴在月光下美的不可方物的夏漪走去。

    他从身后搂住她,被人突然从身后搂住夏漪为愣了下,正要尖叫那抹熟悉又令她安心的气息袭来,紧接着被被他纳入那某熟悉的怀抱,她顺势将整个人往后贴向他。

    “夜深了,怎么还不休息”东方朔圈着她腰身,细吻着散泛着淡淡花香的发丝,果然,还是要将她圈在自己怀中,她才能感到安心。

    “怎么来了,大婚前不可以见新娘的,这事你不是知道吗”她转头用着她那双闪着亮光的晶灿水眸望着他疑惑问着。”怎么会跑来呢”

    “胡扯”他低叱一声。”谁不能见新娘”

    “这是习俗。”她转过身与他面对面相贴,食指像像猫咪爪子一样轻点轻挠他的胸口,加重语气告诉他。

    “不来看看妳,爷不安心,什么不能见新娘简直是无稽之谈,漪漪曾经待过的世界也有这种习俗”东方朔问着,她握住她的手放到唇边细吻着。

    “世界那么大,别的地方我不清楚,但我住的地方没有。”其实她也觉得这习俗很无稽之谈,但,入境随俗啊,她还是得遵守。

    “那不就得了,爷来就不是个会按着礼统来的人,又为何要按着这没有一点意义的习俗来遵守,让人不开心。”

    “也是,不过爷,你今晚怎么这么晚过来,有事吗”

    “不来看看妳我不放心。”

    “我这么大一个人了你还怕我丢了不成,是该担心你两个宝贝儿子吧。”夏漪掩唇笑着。

    “他们两个被太后接进宫去,为夫一点不担心,不看看妳心理不踏实。”对于夏漪他从不掩饰自己的情感着。

    她抬手圈着他的颈子将他拉下些,垫高脚尖,咬着他的耳朵羞怯的着。”爷我也好想你,这两天没见到你心都不踏实。”

    “那还赶爷走吗”东方朔黑眸里荡漾着浓得化不开的与眷宠笑意。

    “不赶,不过你可不能被人发现。”她食指在她胸口上摩娑画圈语带娇嗔的提醒他。

    东方朔嘴角卷着浓浓笑意,一把将她翘臀将拖起,突如其来的夏漪连忙手脚并用的攀住他的颈子跟健硕腰身,深怕自己一不心被他给摔了。

    “瞧妳跟只熊一样,攀的这么紧。”如此亲密得动作让东方朔浑身窜过一阵炽热狂骚。

    “掉了怎么办”

    “爷会让妳掉吗”

    东方朔抱着她走快步走进她在护国公府的寝居,而后一脚踢开房门,往后一勾又将门给踢上同时上好门闩,不让任何有可能的意外打扰两人。

    一进门东方朔便拖着她的后脑,霸占用力吻吮着她这思念了两天的红唇,诉自己的思念。

    浓浊而激喘的鼻息骚动着夏漪敏感的脆弱的神经,复苏的情欲激窜着全身,热情的回应着她爱的男人。

    东方朔将她放在床上,长臂一挥,床边的纱帐如花瓣般翩翩坠落,将一切不被允许在洞房花烛夜前发生的事情,阻绝于轻轻晃的纱帐内,没多久,纱帐里便传来隐隐娇媚吟吪与浓浓的喘息声,夜还很长

    翌日。

    阳光普照万里无云却是凉风送爽的,一大清早,豪华气派的护国公府外便燃起一串又一串的热闹鞭炮声。

    伴随着这喜气鞭炮声,新娘房外传来阵阵敲门声,”王妃,王妃,开门啊,再不开门,会来不及打扮啊,竫王府的人马已经出发前往我们护国公府来了。”

    “王妃,王妃,快开门啊,快误了时辰了。”

    很想继续沉睡的夏漪被这一阵阵的呼唤,还有响个不停的鞭炮声,给吵的不想清醒都不成,

    她疲惫的眨着沉重的眼皮,揉了揉眼睛,翻身摸了摸早已没有温度的枕头,什么时候走的东方朔这坏家伙,又跟她玩文字游戏,让她差点要尖叫抗议了。

    好就一次,可这一次却没少折腾她,直到大半夜的才肯放过她,如果不是因为今天还有他们两人这一生中最重要的大事要办,东方朔这匹又不知道饿多久的猛兽,岂会就这么放过她

    以为他饱餐了便会离去,没想到他竟然在这边陪着她入睡,依稀听到公鸡啼叫之时,还有感受到他的体温的啊,看来是太阳出来时离开的。

    今天不能再赖床了,她疲惫的坐起身子,才正想捞过垂落床下的衣裳套上,却发现自己身上从肚兜到亵裤中衣一件衣物不少。

    甚至连羞人的腿间也感到一片干爽,没有一丝的疼痛,还有阵阵的凉意传上心窝。

    东方朔竟然趁着要离去前,都帮她处理擦拭干净甚至上了药,这家伙,霸道臭男人

    就不能让她保有一点吗

    这么尴尬的事情也抢着帮她做的,虽然心底这么暗诽他,可心底却又不自觉的泛起滋滋的甜蜜

    “王妃,王妃,”外面门扇敲的乒乓响的。

    该死,她现在真的没时间再恍神了,连忙掀开被子下床。”来了。”

    她这房门才一打开,一群在门外快急死的婆子、丫鬟马上冲进屋,指使着几名粗壮的粗使丫头赶紧将沐浴水给抬进屋的。

    “快、快、快,快把沐浴水端进去,新娘子要沐浴,拖不得时间的,这水都凉了。”一名婆子赶紧指挥人把水抬进屋。

    又马上指挥着捧着全新喜气床罩被单的ㄚ鬟。”你们几个赶紧把床罩这些换了,动作快。”

    一大清早也来到护国公府帮忙夏漪打扮的云水,云霓,云彩也赶紧焦急进屋,拉着夏漪便往屋里走去,就怕时间来不及。

    夏漪还处在愕然的状态,便被云水拉着往一旁花厅里走去。”王妃,王爷交代了,让您婚礼开始先进点膳食,这一整天的时间很长,担心妳饿坏了。”

    云水边的同时,云彩及云霓已经将手中的膳食拿出,全都是一些简单易食的的膳点。

    “王妃先赶紧吃点,一会儿要梳妆打扮可就没时间了,这礼服穿上要解手什么都麻烦,因此得少喝点汤汤水水,一会儿还给喝甜喜汤,因此今天早膳没有帮王妃您备上粥,您就稍微忍耐下。”

    看着这些精致菜,夏漪摇着头真不知该些什么,东方朔这家伙也知道他昨晚把她累坏,现在饿得发昏了,不让她进点食物晚上会很杀风景。

    “没事的,这些就够了。”夏漪箸起筷子夹了点菜配着精致的花卷吃着。

    “王妃,这沐浴水已备好,一会儿请您先沐浴,再换上新娘嫁裳。”太后特定请来的其中一名喜婆,在备好所有前置工作后来到花厅同夏漪道。

    “嗯,我知道了。”

    “王妃,这沐浴还要进行一番仪式,时间有些长,因此请王妃您稍微加快用餐的速度。”这喜婆仔细聆听着天空中燃放的鞭炮声音,有些焦急的着。

    还没等夏漪用好早膳,这喜婆就已经在一旁等着了,那焦急的表情让夏漪也不好再拖拖延的,草草的用过稍微填饱肚子,便随着喜婆进到沐浴间。

    喜婆扶着她慢慢走进里头已经不知放着满满花瓣的沐浴桶里,再她完全浸入水里后,又拿着一盘上面摆满着各色象征不同意喻的鲜花由上往下洒。

    嘴里还念着她听不懂的咒语,两名ㄚ鬟从头到脚依序帮她梳洗着,嘴里也是念着她听不懂的咒语。

    这皇家的婚礼不管是新郎或是新娘,再穿上嫁衣或是喜袍之前都有一定的流程与规定。

    尤其是新娘出阁前的沐浴洗净都有一定规矩,一定得按着传统仪式一点都不能马虎,因此就算她再怎么不喜欢别人帮她沐浴清洗身子,她也不敢拂逆的,只能任由他们摆布。

    一番仪式后她换上全新喜气的红色肚兜跟亵裤,外面再穿上粉紫色中衣后便由喜婆牵着她走出沐浴间。

    一名负责替她上新娘彩妆的中年女子早已经在梳妆台边等她,帮她细细,铺上细粉画上细致新娘彩妆,将她这张深邃又迷人的脸蛋妆点得更加美艳动人。

    “好了,王妃,您瞧瞧,是否喜欢这画法,有无不满意的。”帮她彩绘新娘妆容的女子放下手中眉笔,拿过一枚铜镜让夏漪仔细瞧着。

    夏漪惊喜地望着镜中的自己,美的不可方物的,她从没有想到,甚至怀疑这人是她吗

    一旁的几名ㄚ鬟看见了都忍不住惊呼,”好美啊”

    “就是啊,王妃来就已生的美艳动人,这只是稍微细细羞是彩妆一下就有这效果,晚上王爷看见的,定是把王爷给迷死的。”这些ㄚ鬟们妳一句我一句的赞美调侃着。

    “王妃,您一定是全东凌最美的新娘子了。”

    “就是,就是。”

    一旁的嬷嬷见这群ㄚ鬟愈愈不象话的,连忙出声吓阻。”好了,好了,别耽误了时辰,还有很多仪式为完成,别耽搁了,误了时辰心妳们的脑袋。”

    这时,挺着一个大肚子护国公夫人,扶着一名娇老妇走进新娘房。

    “漪漪啊,全福老人到了,妳快起来见过全福老人,这位全福老人可是康丞相的老母亲,太后好不容易请动康老夫人她来为妳梳头。”

    “见过康老夫人。”夏漪起身问安。

    “竫王妃,妳这份大礼老身可受不起。”康老夫人连忙将夏漪扶起。

    “晚辈给长辈请安是应当的,今天还要麻烦康老夫人呢。”

    “王妃,快别这么,时候不早了,我们赶紧先梳头吧。”康老夫人点头着。

    据云水偷偷告诉她,这名年纪看起来八十有余的满脸慈祥和蔼的全福老人,是太后特地在文武百官们的母亲中挑的。

    挑选条件可是很严苛的,除了挑选出来五福齐全好命外,还要挑选在乡里间获得称赞的品德修养皆宜的老妇人

    这文武百公的母亲里就这康宰相的母亲这几样皆全了,因此太后才特地请康老夫人来为她梳头。

    如此这般慎重,也看得出她在太后心目中的地位也不是一般的,有这样重视她疼爱她的的婆婆,让她颇为感动的。

    太后特命的好命婆拿着一把全新的玉梳,为夏漪仔细心慎重的梳着头,一面梳,一面。”一梳梳到尾,二梳梳到白发齐眉,三梳梳到儿孙满地,四梳梳到四条银笋尽标齐。”

    看着镜中即将真的当新嫁娘的自己,还有如此这般神圣慎重的程序,夏漪突然觉得一阵感动的,鼻尖甚至发酸的。

    一旁的云水见状赶紧拿过帕子,细细地替她拭掉眼眶里浮现的泪花,心提醒她,”王妃今天这大喜日子不能哭,忍着,晚上可以哭给王爷听,王爷定会很心疼的。”

    “妳这丫头,现在连我都调侃了。”夏漪破涕为笑娇嗔她一眼的。

    另一隅。

    头戴镶金蟠龙银冠丰神隽朗飒爽轩昂的东方朔,骑着白马领着迎亲队正准备弯过喜气热闹大街,在热闹围观人潮里发现了被困在人潮里,已经打扮妥当坐在马车里,正准备回王府的两个家伙。

    两个家伙正探出头惊喜地看着,准备前去迎娶他们母妃的热闹迎娶队伍,两人的黑亮的眼睛里掩不住的兴奋。

    “停下”东方朔一声令下整支迎娶队伍瞬间在原地停住。

    东方朔驾着马来到载着两个宝贝的马车边,伸手问道。”泽儿,澈儿,要跟父王一起前去迎娶母妃吗”

    两个家伙那对闪亮的眼睛瞬间睁大,异口同声问着”可以吗爹爹”

    这嘴里才问着两个家伙已经迫不及待的伸长了手臂,等着东方朔将他们抱到马上。

    “当然可以,我们父子三人一起去把母妃迎娶回家。”东方朔毫不迟疑地将两个家伙自窗里拖抱出来坐在他前方。

    两个家伙第一次骑马,这下更是兴奋了,惊喜的左右张望着。

    “泽儿,澈儿,来,向爹一样这样拉好缰绳。”东方朔拉着他们的手拉住缰绳。

    “嗯。”

    东方朔见他们已经拉稳缰绳,轻夹了下马腹,胯下的坐骑随即向前行走。”泽儿,澈儿,走,跟爹爹一起去将母妃迎娶回家。”

    “嗯,走,将母妃娶回家。”

    护国公府邸外那一大串像红龙一样的喜炮,在迎娶的队伍到达的同时热热闹闹地响起,同时告知着所有人今天的新郎倌经王已经到来。

    唢吶鞭炮声伴随着新郎领着临危受命的两个花童一同来到新娘闺房院门前,这群宫里派出来训练有素的ㄚ鬟,正好为夏漪套好太后钦赐绣着花开富贵镶着金丝线华丽的新娘喜服,戴上皇上和皇后一同所赐的凤冠霞披,扶着新娘坐在床沿等候新郎。

    在护国公夫人为女儿亲自盖上绣着鸳鸯戏水盖头时,一袭喜气朱红锦莽袍东方朔手里拿着红绸彩球,正领着包子跨过门坎进入。

    “娘”一进到热闹屋里,两个包子就迫不及待冲到夏漪身边,兴奋的着。”娘,我们跟爹爹来把妳娶回去了。”

    “娘好幸福啊,三个娘最爱的男人一起来把娘娶回家。”

    夏漪一听低笑的撩开掩盖住她视线的喜气红色盖头,笑看着这两个今天打扮得像个福娃,也是一身喜气张扬红的包子。

    “是啊,娘”一看见盖头下那张精致美艳的容颜,两个包子忍不住惊呼。”娘,您今天好漂亮啊”

    夏漪染着笑着眼眸,顺着那已经来到她面前的那双乌靴往上望去,心,再度怦然心动。

    头戴蟠龙银冠,一袭喜气红色的四爪金龙莽袍腰束玉带,将仪表堂堂俊逸绝伦的他,衬的更加耀眼夺目搭配着他与深具来难掩的威仪,更是吸引着她所有眷恋的的目光舍不得将盖头放下。

    一旁的喜婆赶紧催促她,”王妃,赶紧将盖头放下,王爷来迎娶您了,拜堂前不可让新郎看见您。”

    夏漪这才不太舍得的将盖头放下,那艳冠群芳掩唇娇笑惊鸿的一瞥,让东方朔整颗心瞬间沸腾,整个人整颗心狂野紊乱激动的跳着。

    他激动的伸出手,喜婆牵过夏漪的手搭在东方朔,因激动澎湃而微微颤抖的手心上,这手一搭上他的大掌,东方朔便将他紧握在手心里一刻都不想放开。

    喜婆将将他手中的红绸带牵一端交给夏漪,两人各自牵着一边绸带缓步走出新娘房。

    这时鞭炮声及唢吶乐队声再度喧天响起,如长龙般的迎亲队伍浩浩荡荡地,将新娘迎娶回早已经热闹非凡的竫王府。

    皇帝更是亲自驾临竫王府为竫王主婚,整个布置的华丽喜气的喜堂大厅里是人满为患的,全伸长着脖子等着新郎将新娘迎娶回来。

    这时,竫王府外那一大串有三层楼高的红色大龙炮,伴随着迎娶队伍回来的唢吶乐声乐闹劈里啪啦热闹响起,

    在场所有人皆伸长着脖子看着,由两个花童带头领着东方朔牵着夏漪,缓步的走进喜烛高燃,布置得富丽堂皇的喜堂。

    东方朔心扶着夏漪跪在放置在中间的喜垫上,待一切就绪,喜婆暗示着一旁的司礼。

    司礼朗声唱礼。

    “一拜天地”

    “二拜高堂”“夫妻对拜”“送入洞房”添加 "songshu566" 微鑫公众号,看更多好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