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中文 > 玄幻小说 > 蛮娇 > 章节目录 第三百七十一章 皇后回宫
    蛮清欢一楞。

    心头充满了暖意。

    这是萧辰怕她初来乍到不适应,故意插科打诨让她放轻松。

    很快萧辰就穿着与蛮清欢同色的中衣出来了,披散的头丝还在滴着水珠。

    少女赶紧拿了一条柔软的毛巾。

    “我给你擦擦吧!”

    虽然两人相识了很久,也不是没有独自相处过,可是这样的身份,还是让她有点紧张,迫切需要做点什么。

    萧辰的眸中闪过一丝光,二话不说,听话的坐在锦凳上。

    蛮清欢过来给他擦头发,萧辰整个身体就撑在她身上。

    一面随意的跟她说话。

    萧辰“老夫老妻”的相处模式,让蛮清欢飘着的心忽然落了地。

    查觉到少女的放松,萧辰忽然转身,一个公主抱抱起少女,蛮清欢惊呼一声,不由自主的双手攀住他的脖子。

    那人已抱着她大步走向床塌。

    “春宵一刻值千金,娘子,我们该就寝了。”

    少年将怀中人放到鸳鸯戏水缎被上,轻轻扯开她中衣的衣带……

    一对小臂粗细的龙凤烛,一燃燃到了天明。

    蛮清欢难得一回睡到天光大亮,身边人已经不在了,屋里静悄悄的没有一点儿声响。

    不晓得画眉她们几个现在在哪儿,少女没有开口唤人,自个掀了被子下床。

    脚下一软差点摔倒,一双温暖有力的大手及时扶住她。

    “小心!”

    “昨夜娘子辛苦了,再睡会吧!”

    少年低沉的声音浑厚中带着一丝蛊惑。

    少女不由自主乖顺的躺了回去。

    一个回笼觉,直睡到日上三竿。

    “都这个点了,也不晓得喊我。”

    少女一边埋怨始作俑者,一边手忙脚乱的穿衣。

    呃,一时着急忘了叫人进来伺候。

    在屋中看书陪了半日的少年眉眼温柔。

    “不着急,咱们与人不同,又没人等着咱们敬茶。”

    穿好衣服坐到铜镜前,蛮清欢就想到了莺哥。

    萧辰却道他可以给她梳妆。

    对此蛮清欢表示怀疑。

    果然她的怀疑都是对的。

    萧辰拿着玉梳在她头上摆弄了半天,一头锦缎般柔顺的鸦黑发丝,让他弄得乱七八糟,也没说出一个哪怕是简单的发式来。

    嗯,眉型画的倒是尚可,只是那头发弄的不能直视。

    蛮清欢笑喷,“还是让莺哥来弄吧!”

    莺哥早就得自家姑娘的乌发垂延三尺。

    终是得了机会,使出浑身的解数,给蛮清欢弄了一个既华丽,又新潮漂亮的发型。

    带上一套红宝石的头面,尽显太子妃高贵的气质。

    看着莺哥一双巧手,在蛮清欢头上来回穿梭,很快就梳好了一个漂亮的发型。

    萧辰不得不承认术有专攻。

    午膳过后,蛮清欢和萧辰决定先去慈云庵见沐皇后,回头去武定侯府看望小沐氏。

    这么多年,萧辰一直顶着沈言的名头过活,蛮清欢也算是她的儿媳妇。

    只是两人还没出门,就收到消息皇后回宫了,住进了原先的寝殿凤梧宫。

    慈云庵是不必去了,两人直接去了凤梧宫。

    凤梧宫十多年不曾有人住在里头,虽然皇帝每天照例派人打扫,要住进人去,还是要重新归置收拾的。

    蛮清欢和萧辰联袂来到凤梧宫,宫殿里东西全都搬在了院子里,宫人们端着水盆拿着扫把进进出出很是忙碌。

    沐皇后悠闲的坐在高大的凤凰树下喝茶,看着宫人们忙碌不时的指点几句。

    瞧见萧辰和蛮清欢,清冷的面上就带了笑,冲两人招招手。

    “怎么这个时候过来了,我这里连站脚的地方都没有,不如你们先去御花园转转,等这边收拾好了再过来。”

    皇后与皇帝的故事,蛮清欢隐约的听家人提起过一嘴。

    当年皇帝还是皇子的时候,求取沐大姑娘,陈允诺她一生一世一双人。

    后来成了皇帝,终是没能兑现这个承诺。

    并且大儿子成了宫斗的牺牲品,小儿子也身中剧毒。

    沐皇后心灰意冷,从宫中搬了出来。

    就连皇帝前去都闭门不见。

    这会儿却主动搬回宫中。

    蛮清欢知道,沐皇后这是不放心他们俩,在宫中孤身作战,给他们当后援避风遮雨来了。

    心中感动,不由道,“母后,我留下来帮您一起收拾吧。”

    沐皇后望着少女眼中闪烁着慈爱的光芒。

    声音温暖得像四月的风。

    “哪用得着你,你看我都在这闲着呢,乖,去御花园转转一会儿过来,母后给你做桂花糕吃。”

    沐皇后坚持,两人只好去了趟御花园。

    两人在御花园里逛着逛着,就遇到了公主们。

    然后找茬的来了。

    十公主首先发难。

    “这不是我们,巾帼不让须眉的蛮大将军吗……”

    前半句听着还正常,后半句就来了。

    “姐姐妹妹们可避着点,担心她身上的血腥气冲撞了你们!”

    九公主立即拿香帕扇了扇鼻子。

    “你还别说,这味道够浓的……,杀了这么多人,有些人也不怕半夜恶鬼索命。”

    蛮清欢:“……”

    十公主还可以说,因为萧晟而迁怒于她。

    一个母亲肚子里爬出来的,自然比其他兄弟姐妹来的亲厚。

    可是九公主,既不是李德妃的女儿,也不是万贵妃的闺女。

    并且,别说得罪了,就连一点点的交集都没有过。

    除了那回打了李婉素,李德妃宣她进宫。

    就是那回,也不过在御花园中远远的瞥过一眼,连话都没有说过一句。

    蛮清欢想来想去,没有什么理由。

    思来想去,只能归为嫉妒。

    嫉妒自个可以到处走,想去哪儿就去哪儿,而身为尊贵的公主,却只能关在高墙深院里。

    蛮清欢越想越觉得,自个猜测的不错。

    其实蛮清欢哪里晓得,九公主和十公主,全都暗戳戳的心仪着,芝兰玉树风度翩翩,却又若不胜衣的沈言。

    当日皇帝给蛮清欢赐婚,要她自个在现场选一个,沈言站了出来,皇帝却把她赐给了五皇子。

    然后没过多久,沈言就“死了”。

    两人很伤心,却把沈言“过世”的责任,全都栽到了蛮清欢的头上。

    如果不是她,那个美好的少年,又怎么会死呢?

    都是她的错。

    。顶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