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中文 > 都市小说 > 真爱至上 > 章节目录 第两千五百二十章 也是真的狠啊!
    ♂nbsp;   “忍着点。”

    贺寒熠话音刚落,手腕便一转。

    “啊!”君萝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惨叫,原本就白的小脸瞬间白的如同一张纸,身体都得像糠筛似的,额头上大颗冷汗滚落。

    君萝浑身颤抖的看着贺寒熠,他的手,也是真的狠啊!

    “君萝,你还好吗?”

    宁乔乔快步走过去担忧地道。

    “疼死我了。”君萝抬起手腕,虽然脱臼的地方已经复原了,但是余痛还未消。

    “你先坐在这缓一缓。”宁乔乔扶着她在沙发上坐下,朝贺寒熠道:“你过来坐在这边,把衣服脱掉,我去给你找些药来。”

    “扣扣扣。”

    就在此时,门上忽然传来三声轻扣。

    宁乔乔眼神一闪,和郁少漠对视一眼,君萝和贺寒熠皱起眉,气氛瞬间变得有些压抑。

    “你们先去卫生间。”郁少漠眉头微皱。

    贺寒熠和君萝没说什么,纷纷起身快步走向卫生间,郁少漠转身走过去打开门。

    “郁先生,这是家主让我给你们送来的,他说你们大概用得着。”

    站在门外的是常跟在鹤倾城身边的一名男子,将一个盒子奉上。

    郁少漠皱着的眉松开,也没说什么,朝他点了点头,伸手将盒子拿过来。

    “家主让我问问贺三少爷,他伤得严重吗?需不需要派医生过来?不过现在这样的局面,恐怕得稍等一会。”男子询问道。

    郁少漠想了一下贺寒熠刚才的脸色,估摸着他也没伤到需要急救的地步:“没事,不用叫医生过来了,如果需要的话我们会联系你们家主。”

    “好,那我就不打扰了。”男子没再说什么,快步离开了。

    郁少漠关上门,宁乔乔快步走到卫生间,道:“他们已经走了,快出来吧。”

    君萝和贺寒熠一前一后走出来,宁乔乔让贺寒熠将衣服脱掉,那边郁少漠已经打开医药箱。

    鹤倾城送来的药箱里准备的东西很齐全,不愧是干他们这行的,不像普通人家的药箱里只装着感冒药、退烧药这些常用药品,这里面的东西拿出来做一台小型手术都够了。

    贺寒熠这次没有拒绝,脱掉外面漆黑的西装,露出里面被血打湿的胳膊,一件洁白的衬衣唯独一只胳膊部分被血染得红艳艳,看上去触目惊心。

    宁乔乔倒吸一口凉气:“怎么会这么严重?!是被他们伤到了吗?他们的东西上面有毒吗?!”

    “你别担心,不是被他们伤到的,是那个人挣扎时抓破了我的伤口而已。”贺寒熠平静的眼神看着宁乔乔。

    “那他手上有没有你的血?”郁少漠一边拿工具一边皱着眉问。

    贺寒熠摇头:“我离开前全都处理干净了,没留下任何痕迹。”

    他是暗卫,除了保护主人,这些东西也是必学的,处理自己的痕迹是基础课程。

    “嗯。”郁少漠满意的点了点头,走过来查看了一下他的伤口:“已经裂开了,我要为你重新消毒再缝合,但是这里没有麻药,你能忍住吗?”

    宁乔乔心里一哆嗦,便听到贺寒熠道:“没关系,你尽管来。”

    郁少漠便没再说什么,拿过一旁的用具,还不忘提醒君萝:“捂住宁乔乔的眼睛。”

    君萝虽然大场面也见过不少,自己手腕脱臼了都能忍着痛先帮贺寒熠脱身,但倒也只是个小女孩,她能接受血肉横飞的暴力场面,但是接受不了这种拿着针往肉里刺的视觉效果,当下便在心里说:我更想捂住自己的眼睛好不好!

    这种时候宁乔乔根本帮不上忙,她本来想安慰贺寒熠几句,结果人家眼都眨一下,仿佛无麻醉缝针的人根本不是他似的。

    郁少漠为贺寒熠处理好伤口,让宁乔乔找了一件他的衬衣给贺寒熠换上,然后罕见的发了善心,给君萝固定了一下手腕。

    楼下。

    喷发的风雨声还在咆哮,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架势,鹤东屹的人在那边搜查无果后,全都朝这边的主楼靠拢。

    “站在。”

    一道低沉的男声忽然在寒夜里面响起。

    鹤倾城的轮椅渐渐从黑暗中划出来,身后跟着几名穿着黑色西装的男子,鹤东屹的手下们立刻都停下脚步,一个个看着鹤倾城和他手下的几个人,脸色俱都有些不善和不屑。

    “大半夜不睡觉,你们这是要干什么?还知道鹤家的规矩吗?”

    鹤倾城表情还算平静,眼神却是冷极,扫过眼前这群人,仿佛在看一堆没有生气的骷髅。

    鹤东屹的手下们面面相觑,站在最前面那名男子低下头,貌似恭敬地道:“家主,您刚才应该也听到了示警的鹤鸣声了吧,家里出了事,鹤景死了!我们正在搜查凶手。”

    “鹤景死了?什么时候的事?”

    鹤倾城眯起眼,一副诧异的仿佛才知道的表情。

    男子很不屑,心说不就是因为你才死的么,但是也不敢表露出来,只道:“是刚刚遇害的,凶手肯定还在这附近,所以我们得赶紧去查!”

    “放肆!”鹤倾城冷冷地盯着对方,周身笼罩着一层杀气:“这里是什么地方,你说凶手在这附近的意思,就是说我的人杀了鹤景?”

    “属下不敢!属下不是这个意思!”男子立刻低下头,眼神变了变,咬咬牙道:“家主,只是凶手是朝这个方向逃的,所以我们才追到这边来,找出凶手也是对您的安全负责,还请您通融一下。”

    “那如果我不通融呢?”外面的雨声噼里啪啦,鹤倾城渐渐眯起眼。

    男子看了看他,眼里闪过一抹狠色:“那就请家主恕属下冒犯了!”

    本来鹤景无缘无故死了,鹤东屹这帮人就认定是鹤倾城的人干的,心里都憋着一股子火,说到这里都忍不住了,那名男子抬脚便朝眼前走去。

    鹤倾城眼都没眨一下,手指轻轻在轮椅上点了一下。

    只听见一声细微的破空声,才走了一步的男子忽然腿一软,一条腿直直的跪下去,接下来整个身体倒在地上。

    站在他身后的人全都看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