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中文 > 科幻小说 > 重生未来之天王巨星 > 章节目录 68|part4
    art4

    一只略显肥胖的白咪蹲在高大男子的膝盖上,它眯着眼睛,用柔软的爪子梳理自己的脸和身体,看上去慵懒而高贵。

    “你呀,再吃下去你爸爸都不认识你了。”贺禹阳抚摸着猫的皮毛,回忆起曾经猫可怜兮兮的样子,纪彦总是一回到家就要跟猫玩上一会,害怕它太寂寞。曾经受过虐待的动物,特别容易产生依赖。纪彦是否像这猫咪一样有不可磨灭的心理阴影,在他完全恢复记忆之前贺禹阳不敢断言。

    他只能尽力给纪彦最好的环境,帮助他回忆曾经的美好。

    眼看着时间差不多了,贺禹阳将猫交给助理照顾,随后换上最新定制的高级手工晚礼服,前往蒋夫人的生日宴会现场。他没有告知纪彦这一消息,害怕自己太冒进让纪彦心存畏惧。他可以远远看着纪彦,守护他不再受伤害,并不需要时时刻刻待在他身边显示自己的地位。

    不断在一个失忆的人面前强调自己曾经多么爱他,未必有效。

    他比纪彦去的还早,当纪彦进来的时候,他的双眼像长了摄像头,自动捕捉纪彦的位置。

    当日的纪彦穿着一身浅白色的礼服,稍长的头发微微张扬,有种未经打理的凌乱美感,明明身边的人都是素未谋面,也不见他露出慌张表情。他已经非常熟悉纪彦的表情,此时闪烁的眼睛肯定是为了某件事情发愁。

    纪彦穿梭在来宾之中,先后遇见了谢航、兰兰等人,更多的是脸脸都认不出来的客人。他穿着凯恩设计的礼服,更显得气质高雅迷人,引来不少人搭讪,其中不乏导演、星际影帝等非凡人物。

    与这些人寒暄之后,纪彦绕到离蒋夫人不远的地方观察,发愁怎么将礼物献出去。虽然只是临时起意写的一首歌,不过也不是敷衍写就,纪彦也不担心他写的歌不登大雅之堂,可是忽然去唱歌就太没眼色了。

    他没发现贺禹阳就在不远处悄悄看着他,贺禹阳见他愁眉不展的样子,竟觉得十分可爱,情不自禁要走近看的更清楚点,却被纪彦看到了。

    纪彦有点尴尬,又觉得在陌生人的宴会上遇到贺禹阳很安心,他抬脚朝贺禹阳走去,见贺禹阳脸上不自在的神色,内心偷笑。

    他们之间不过七八步路的距离,纪彦还没走到目的地,就被程咬金拦住了。

    那是个高鼻深目蓝色眼睛的男人,长相狂野奔放,话也非常直接。

    “宝贝,能跟你来一杯吗”男子举着红色酒杯,眼神放荡,纪彦在他眼里像是已经被扒光了衣服摆在餐桌上任人品尝的美食佳肴。

    纪彦深色不善,难道他穿的像个鸭子一把年纪被人搭讪就算了,这人摆明当他是那种卖身的服务生,眼神还那么下流,当他是好欺负的

    他冰冷的微笑着,开口拒绝到“恐怕不能。”

    “还没试过我的滋味,你何必拒绝这么快宝贝,我看你的身材真是让人口水直流。我可是获得过两次奥斯汀导演大奖的,如果你跟我给你当男主角的机会怎么样”

    “如果你得的是奥斯汀艾v导演大奖我还比较相信,而且你肌肉松弛,眼角有鱼尾纹,还有严重的掉发,你的牙齿连洗牙药剂都洗不白,口臭连香水都遮不住,看起来保养的不错,其实金玉其外败絮其中,就是绣花枕头,你确定你能硬”纪彦非常冷静而且理智的分析对方的身材样貌,毫不客气的指出对方的短处。

    他没一条,对方的脸就黑一分,最后已经是恼羞成怒。

    纪彦没有错,可是不留情面的分析已经让附近的人偷偷取笑他,他怎么都不会甘心咽下这口气。

    他扬起拳头就要往纪彦的脸上打一拳,蓦然被人从背后捉住扬起的手臂,身后有人阴森森的威胁道“加里斯导演,这注意场合。”

    原在一旁看好戏的人也迅速收敛了表情,甚至有些人故意装作没看到这里,一面惹祸上身。

    贺禹阳虽然长期定居蓝星,可是他连云之遥都不放在眼里,权势惊人。无论谁想到他背后复杂的关系都会斟酌一番,现在,那不可一世的导演直直撞在贺的枪口上,众人心里对他充满了同情。

    “你是什么人,敢管我的事”加里斯大吼着挣脱开,不过他的声音在喧闹的宴会厅里还算不上很突出。周围突然的安静让他迅速察觉背后不是简单地人,更何况,如果有人能用短短几个字就让人心惊胆战,这人又怎会简单。

    阅人无数的他心知不妙,却也不肯落下自己的面子,逞强转过身去,想要斥责对方一番。看到贺禹阳的脸,加里斯难掩自己的震惊。贺禹阳不是从来都不多管闲事吗,今天为什么要插手他调戏一个外星来的歌手

    “纪彦,过来。”贺禹阳的语气微微带着怒意,他没想到在这种场合都能让纪彦被人骚扰,明明都是上流人士,有些人却像是跗骨之蛆让人厌恶。他不该自以为对纪彦好就放任他单独出入这里。

    纪彦感觉自己受了无妄之灾,这城门失火殃及池鱼啊。

    不过,看看贺禹阳来者不善的架势,还是暂时乖乖听话的好。他脚一溜窜到贺禹阳身边,好气又好笑的看着加里斯。

    “他是我的爱人纪彦,如果你还有什么疑问,我想可以跟我的律师询问。”贺禹阳睿智的双眼看透了加里斯那点花花肠子,分明还想趁纪彦落单后报复。他话慢条斯理,话里的警告味十足。

    加里斯由怒转笑道“抱歉抱歉,走眼了。你们慢慢聊”

    看他走了,纪彦才问贺禹阳怎么也过来参加宴会。

    贺禹阳笑了笑,低声道“牵我的手,他们还在看。”

    “哦。”热气吹在纪彦耳朵根,贺禹阳倾身过来的动作看起来好像两个人在,暧昧的气氛让纪彦都有些害羞。纪彦看看周围,发现加里斯还没走远,他很自然的握住贺禹阳的手,落落大方的在他身边。

    两个人肩并肩走着,看起来分外亲密。

    贺禹阳这才询问纪彦为什么发愁。

    “你看出来了”纪彦很惊讶,贺禹阳竟然连这个都猜到了,眼光太毒辣,他没打算藏着掖着,就到,“我在想怎么把我的礼物送出去。”

    贺禹阳疑惑的看了他一眼,随后很快道“你双手空空,口袋里也不像有重物,所以我猜你的礼物跟音乐有关”

    纪彦听着他话,产生了一种奇妙的感觉,如果一个人对你了如指掌,那么不是你的天敌,就是知己。他跟贺禹阳不会是天敌,那么只能贺禹阳是他的知己,完全不用他开口明,贺禹阳已经猜到他所有的心思。这种心有灵犀的感觉,刹那间如同电流穿过他的身体。

    他含笑点头,道“我准备了一首歌,但是还没找到机会献唱。”

    贺禹阳心里是吃醋的,纪彦失去记忆后再也没有提起过给他写歌的事情,两个人之间感情渐渐升温,却总像是温水,差一点点沸腾的能量。现在纪彦还当着他的面给别人送歌,他有点不开心。

    纪彦听他没了声音,有些奇怪,“你脸色不怎么好啊”

    “没有。”贺禹阳飞快的扬起嘴角,道,“如果你想唱歌,待会就有个机会。蒋夫人的学生特地为她举办了型音乐会,算是回报她的栽培之恩。蒋夫人如果有嘉宾想要唱歌助兴也尽管上去。”

    纪彦眼睛亮起来。

    “这是个好机会。”他嘀咕道,不自觉握紧了贺禹阳的手。

    贺禹阳感觉到这个的变化后喜上眉梢。

    宴会厅非常大,而且特别搭建了一个类似演唱会的舞台,蒋夫人的学生们早就跃跃欲试。等到宴会前奏一过,热热闹闹的演唱会就开始了。这些平时开个演唱会都要动辄千万出场费的巨星,此时却像是初出茅庐的姑娘伙子,竭尽全力表现自己,生怕在师兄弟师姐妹面前丢脸。

    纪彦报名之后,就跟在贺禹阳身边坐着,等候自己的顺序。

    宾客里除了蒋夫人的学生,其他人报名的不多,等到那些学生唱完,很快就轮到纪彦上台。

    纪彦道“我这次带来一首自己写的曲儿,名字叫做一生所爱,我听蒋夫人和先生鹣鲽情深,让人羡慕,特地做了这首歌作为贺礼。”

    贺禹阳坐在台下听纪彦唱歌,他知道纪彦唱歌有独特的魅力,尤其是作曲独辟蹊径,因此静静聆听纪彦的新歌。就算纪彦是唱给别人的又如何,他就当成是唱给自己的情歌听

    听到纪彦的歌声,不少人被深情的歌词所打动。到了他们这样的年纪,多多少少都经历过刻骨铭心的感情,纪彦唱的歌刚好打动他们心底最深处的秘密。如是,在场者有不少感情脆弱的女孩子都忍不住哭出声来。

    贺禹阳朝纪彦看去,台上的纪彦完全沉浸在唱歌之中,并没有发现台下的异常。

    纪彦一曲唱罢,惹来无数眼泪。蒋夫人眼泪汪汪的上台,仅仅握住他的手,询问他叫什么名字,还问了他的一些生平。

    结果一直烦恼怎么送礼的纪彦攀上了蒋夫人这条大腿,蒋夫人给他介绍了一个重要级人物,星际f1飞行大赛的总导演林姿妤。林姿妤是蒋夫人的闺蜜,女强人一个,这次受大赛官方邀请担任开幕式总导演。比赛选手来自整个星域五百多个星球,可谓规模盛大,要当好导演非得有大智慧不可。

    林姿妤邀请纪彦到开幕式唱开场曲,就是肯定纪彦的实力,也是在整个星际露面的绝佳机会。

    纪彦自然答应了。

    散场后,贺禹阳带着纪彦巧妙避开了闻风而来的记者们,不过也被几个记者捕捉到踪影。两个人几乎是狼狈的逃出包围圈,到了无人的地方,纪彦与贺禹阳相视而笑。

    两人笑的腰都直不起来,彼此看着对方乱糟糟的头发和衣服哈哈大笑。

    纪彦看着贺禹阳,见他衣领也敞开了,袖子不对称的挽起来,笑起来像个顽童,完全没有了工作狂的严谨,也不再让人觉得高高在上。他的心里充满了柔情,想着跟贺禹阳这么一起疯一起闹,竟是比唱歌还要让人开心的一件事。

    贺禹阳也定定的看着他,多日来弥漫在纪彦身上的阴郁气息随着这一笑烟消云散,纪彦又恢复他云淡风轻的适意。从来没有任何一刻,让他觉得比此时离纪彦的心靠的更近。

    “纪彦,你明白我在想什么吗”贺禹阳拉住他的手,只觉得浓浓的爱意充盈心底,怎莫看都看不够。

    纪彦的眼睛清楚明白的写着他的心意,他紧紧抱住贺禹阳的腰,用下巴蹭着他的肩膀。

    他会,在台上唱歌的时候,他已经什么都想起来了吗贺禹阳对他情深义重,他不会辜负这片心。

    如此良辰美景,星光下的两个人默默无言。

    纪彦在f1飞行大赛上发挥出了天王巨星的范,让他光彩夺目。当他从a星回归蓝星,航空港挤满了前来接机的粉丝和媒体人员。纪彦依旧低调的从贵宾通道离开。

    他更加专心的投入工作。他争分夺秒的创作自己的新专辑,只想挤出时间完成跟贺禹阳的约定。

    就在回到蓝星前,他已经接受了贺禹阳的求婚,终于将那枚订婚戒指戴上手。结果贺禹阳的家人听到这个消息,纷纷表示一定要举办盛大的婚礼,还他们结婚都收了贺禹阳的大礼,不回一个不过去。

    贺禹阳来计划好旅行结婚,两个人静悄悄的度个轻松自在的蜜月,最后迫于无奈,还是不得不应承下来。于是变成了先在蓝星举办婚礼,随后去度蜜月。偏偏纪彦恢复记忆后灵感爆棚,写了好几首歌,其中有一首是在他失忆前就想好的,纪彦割舍不下自己的事业,答应了贺禹阳好几个过分的愿望,才换来三个月的自由。

    他当然不能浪费一分一秒。

    这一次的新专辑名字就叫做一生所爱,主打歌就是纪彦在a星临时起意写的那首歌。同时还包含了风格截然不同的一首新歌,主要描述的是在城市里苦苦打拼的那些人的命运和新生,是一首很奔放粗犷的高音歌曲,灵感正是来源于纪彦进入黑工厂的经历。

    婚礼前最后一夜,纪彦这个甩手掌柜还放心不下他的新专辑,在公司里修改最后一点觉得不完美的地方。同事们怎么赶都赶不走他,然后发飙的贺禹阳就亲自上门来找人了。

    有贺禹阳在身边监督,纪彦做事的效率更高,来还有点问题,竟然在他到来之后解决了。

    纪彦搂过贺禹阳亲了一口,夸他是自己的福星,贺禹阳哭笑不得。

    “不知道谁是工作狂”贺禹阳假意埋怨到。

    “我。”纪彦大方的承认。

    有贺禹阳在,婚礼的一切事宜都安排的井井有条,但也不是没出现意外。比如,因为某人剧烈运动,纪彦脖子上多了一块的印记,让他几乎不肯出门。最后还是叶飞扬等人死活拖着他去化妆,还要听很少多嘴的纪彦喋喋不休的抱怨。

    叶飞扬如今把自己彻底当成纪彦的娘家人,反倒是贺禹阳这个儿时的伙伴被他抛到脑后。毕竟纪彦跟他相处那么多日子,彼此产生了许多惺惺相惜的心情。

    见纪彦半颗心还放在专辑的事上,他悄悄跟纪彦了一个大新闻,让纪彦乖乖闭上了嘴。

    纪彦真的没想到,他写的一生所爱意外被梅乐思的一位会员推荐,最后成功获得最佳流行音乐单曲大奖,让纪彦这个星际天王巨星的名头实至名归。如果不出意外,纪彦举办完婚礼就要马不停蹄的赶赴梅乐思音乐节的举办星球领奖,他们不得不花费一点时间拐弯去领奖。

    纪彦正是太高兴了,现在不出话来,也配合许多。

    何方进来就看到纪彦眉开眼笑的样子,打趣道“想不到我们淡定的彦哥结婚也沉不住气啊。”

    “何方,你还有脸取笑我,是谁被人闪婚,跟唐逸山没谈两月就扯证。”纪彦不客气的回击。

    “这还不是被你们催的。”何方涨红了脸,正巧,唐逸山找不见他,马上找了过来,见他们都在里面聊天,贺禹阳那里倒是冷清许多,心中觉得得意。至少他结婚的时候可没那么凄惨。

    “方方,谁欺负你了,让我来教训他”唐逸山笑着把何方搂进怀里,丝毫不觉得腻歪。他是热情奔放的性格,从来都是大方表现自己的爱意,狗粮撒的不要不要的。

    剩下叶飞扬孤家寡人一个,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实在不知道什么好,就去找贺禹阳了。

    贺禹阳正被他庞大的亲戚包围呢,这些人平时忙的很,他一结婚倒是赶趟似得来了。

    好在都知道叶飞扬跟贺禹阳关系好,就把他放进去了。

    贺禹阳悄悄问他纪彦那边的情况,他打了个手势,一切安好,贺禹阳紧张的表情才放松下来。也是,贺禹阳前两天听很多人都有婚前恐惧症,竟然异想天开觉得纪彦可能会逃婚,于是这两天一直不正常的紧张兮兮,完全没有个成功商人的样子。

    现在礼堂都到了,还要叶飞扬帮他看着人,也是没谁了。

    叶飞扬“禹阳,恭喜你了。”

    贺禹阳点点头,又悄悄在他耳边了个消息,随后看到叶飞扬湿润的眼眶。贺禹阳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开心点,我结婚呢。兄弟,这些天多谢你帮忙了。”

    “我帮的是我的福星,又不是帮你。”叶飞扬甩了他一个白眼,将眼泪收回去。只因贺禹阳道那个人最近曾经在蓝星出现过,他的心底已经掀起波澜。

    那边厢纪彦又等来了一个朋友,原来是乔晓东。当初被迫陷害他的孩子,如今已经是123言情的金牌大神,那风靡络的逆世成仙正是他写出来的。知道这个消息,纪彦才明白为什么他那么顺利就能唱这部电视的主题曲,原来是背后有人。

    乔晓东如今还是个宅男,但已经开朗许多,现场有不少他的书迷,他很快被人簇拥着到别的空地给人签名。

    何方将唐逸山遣走,趁着人少的时候悄悄跟纪彦了付琪然的状况。付琪然在监狱里狂躁症发作,受到处罚,曾经想要自杀,但是没成功,后来就彻底疯了。如今他进了疯人病院,还天天想着找纪彦。

    纪彦唏嘘不已,这个人不是没有天分,也不缺少努力,但是脑子里总有一根弦是歪的,结果让自己走上这样的道路。

    婚礼快开场的时候,纪夏都还没见人影。纪彦非要等这个弟弟来了才开始,贺禹阳恨不得把纪夏的飞行器打劫过来。

    好歹,纪夏在婚礼仪式开始前匆匆跑了进来。

    “可算赶上了,哥,我对不起你,都是云起,自己运气好,非要我坐他的飞行器,结果路上出了故障,好不容易打到出租车。”纪夏直接把责任推到徐云起身上,反正他们老夫老夫了,徐云起可镇压不了他。

    徐云起只好跟在他身后无奈的笑。

    他们念过结婚誓词后,来到了交换戒指的时候,偏偏这时候出了意外,贺禹阳怎么都掏不出戒指来,可把众人急坏了。

    纪夏急中生智,就把徐云起的戒指悄悄塞到贺禹阳手里。又把自己的给了纪彦。

    纪彦当时哭笑不得,这算什么事啊,贺禹阳那么精打细算的人都会把这件事搞砸,真是太搞笑了。

    热热闹闹又笑料百出的一天过去了,两个人都感觉浑身散了架,躺在他们的“新房”里,贺禹阳忽然从自己的口袋里掏出一个盒子。

    那大红色的盒子大刚好是一枚戒指盒的样式,纪彦目瞪口呆的看着贺禹阳掏出口袋,贺禹阳也懵了。快来看 "songshu566" 威信公众号,看更多好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