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中文 > 都市小说 > 学姐,你东西忘了 > 章节目录 第47章 番外三:
    我叫纪阮,在我懂事之前,我一直觉得这是个没什么毛病的名字,仔细看看还有点酷炫。后来我才知道,当初我爸是费了好大的力气才从我爷爷奶奶外公外婆那里抢过了命名权,给我取了这么一个带有严重歧义的名字,目的是为了讨好我妈然而并没有。我觉得心很累,港真,我爸他想向我妈示爱表忠心的渠道有无数条,为嘛一定要牺牲我的名字

    我妈妈叫阮默默,在一家外贸公司当阿拉伯语翻译,听起来很高大上的职业和听起来很高大上的专业,实际上她上班时间的确挺高大上的,套装一穿,高跟一蹬,面带自信的微笑同长得不一样但穿着大都一样裹着白床单阿拉伯商人用让人听着就直皱眉头的鸟语流利地交谈的时候,总给人一种她就是一个成熟稳重的白骨精的感觉。每次看到这样的老妈,我老爸就会被迷得七荤八素眼冒桃心,恨不得拉住从身边路过的每一个人对他们“看,那是我老婆,没错,就是那个腰细腿长,貌若天仙,聪明能干的女人。”

    你以为这样就完了吗不不不,如果他真的这么做了,那他一定还会在陶醉以后严肃地补充一句“不过那是我老婆,你不准看。”

    所以路人到底看是不看呢不得其解。

    当然,如果我妈真的是这么一个成熟稳重的白骨精的话,今天也不会有这篇以我的视角写的番外了。呵呵

    是的,你见过哪个成熟稳重的白骨精回家后会毫无章法地把高跟鞋一甩,赤着脚跑到厨房抱着她老公的脖子给他一个响亮的么么哒然后像机关枪一样哒哒哒

    “嘤嘤嘤老公我回来了一整天大半天不见我快想死你了想念你的笑想念你的怀抱今天工作好多有点多挺多我好累你做了什么好吃的我想吃蜜汁五花肉酸萝卜老鸭汤跳水莴笋酸菜鱼”

    然而对我来最受不了的时刻对我老爸来却是最受用的时刻他竟然一点也不觉得肉麻,也不觉得我妈其实只是为了让他心甘情愿给她做好吃的而故意好听的来哄他的对于后一点,连当时还只是个孩子的我都能轻易的听出来,可我爸就跟傻了似的,从来没听出来过他坚信我妈是真的因为几个时没见到他而对他相思入骨了。

    好吧,看在他这么一厢情愿的份儿上,我这个当儿子的也不好去打破他的错觉。

    然后我爸就会牵着我妈的手把她带出厨房生怕那一点点油烟就把我妈熏黑了,一脸宠溺地亲亲我妈的脸对,从来不会先看一看旁边有没有个我,温柔似水地哄她几句,哄得她开心了,才回到厨房,继续他煮夫的工作。

    基上只要这么做了,我妈就完成了跟我爸拉近夫妻关系的日常,之后就算她想在家里横着走,想上墙,甚至想上天,我爸都会托着她生怕她摔了。

    之后她就会回房换下那身很有欺骗性的职业装,换上她最喜欢的棉质的,印着两只丑不拉几的熊的,在我看来十分幼稚而她却非常可爱的睡衣顺便一提,我爸妈的睡衣是情侣款的,真不知道我爸那样的人是怎么忍受这两只丑死了的熊的。

    换好了睡衣,她回到客厅,四仰八叉哦不,大马金刀地往沙发上一瘫,二郎腿一翘,就一边吃零食一边看电视了。她喜欢看综艺节目,偏偏她又是个笑点低得没下限的人,于是整个房子里就回荡着她魔性的笑声“啊哈哈哈呜呼呼呼呼诶嘿嘿嘿嘿”。出来你可能不信,我读一二年级的时候经常被老师问我写的大字为嘛是歪的,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难道我要我被我亲妈的笑声吓得手抖,笔都拿不稳了要怎么好好写字

    好在三年级以后我的字就不歪了,当然不是因为她不笑了,而是因为我习惯了。

    但我很担心我以后会找不到媳妇,看在她是我妈的份儿上,我才能在几年之内接受她是个蛇精病的事实,但我不保证我媳妇能在几年之内就变得像我这样坦然面对她。

    一个字,愁。

    我爸爸叫纪然,在另一家外贸公司当当什么呢他的工作比较复杂,我不来,算了,也不用在意这种细节。算上中文和英语的话,我爸一共会七种语言,从各方面来都是一个比我妈还要高大上的人,事实上,他的确非常高大上,首先,他外形很高大上,体型不错,长得不错,气质不错哪哪都不错,再加上表情不多语言不多,怎么看都挺有精英范儿的;其次,他兴趣爱好很高大上,不会对着无脑综艺节目哈哈哈,也不会指着天上时不时飞过的灰机哇哇哇,更不会翘着二郎腿把薯片咬得咔咔咔,给他一书他就能安静地看一个下午;最后,他的工作很高大上,这就不多了。

    但是哦,世间多少美好都毁在了一个代表转折的“但是”上。

    但是这一切的大前提是在没有我妈的情况下。

    一旦我妈出现,他就会无条件化身为护妻狂魔,所作所为全以我妈高不高兴为标准,我妈什么就是什么,鲜有跟我妈唱反调的时候偶尔唱一唱,我妈眉毛一扬,他就只剩下一句“是是是,你了算”。也从不在意在他儿子心中,他这个当父亲的节操和形象是不是已经碎成了渣渣并随风飞向大海了。

    我还有一个妹妹,出生在我七岁的时候,听给我妈接生的护士走出手术室一我妈生了个女儿,我爸高兴得差点大冬天的跑到人来人往的街道上跳草裙舞,因为他们一直都非常渴望生一个女孩,但在生了我之后他俩很长时间都不敢再尝试,生怕再生个男孩,直到一年多以前我妈在她的大学同学会上见到了好朋友的女儿,她才终于鼓起勇气又跟我爸尝试了一次这么来,我好像终于找到了我在这个家不怎么受待见的原因

    啊,差点忘了,我妹妹叫纪希。虽然我爸一开始还是千方百计地把女儿的命名权争取到手了,但在他为了到底该给妹妹取名叫“纪宝贝”好还是“纪甜心”好还是“纪心肝儿”好犹豫了足足三天之后,我妈总算受不了他脑残的取名水平,一锤定音地给妹妹取名为纪希了。

    对此我爸感到很不高兴,他坚持认为纪宝贝纪甜心纪心肝儿这几个名字才是最适合他的女儿的,这也是唯一一次我爸跟我妈意见相左了大半天他还没有妥协。我这人吧,平时一直觉得我妈脑回路有点问题,但这一次我坚决在了妈妈这边,是的,我并不希望我的宝贝妹妹重蹈我的覆辙,顶着一个诡异的名字过一辈子。

    最后,这一家庭大战以妈妈使出杀手锏告终“你是不是不想跟我话行啊,不跟我话那也别跟我一起睡觉了。今晚开始你住客房去我去跟阮睡也行”我爸顿时就绷不住了,看我的眼神那个凶啊,恨不得直接把我提起来扔出窗外“你是我的老婆,竟然想跟别的男人睡”

    容我插一句嘴,在我是“别的男人”之前,我还是你的儿子好吗

    我想我是时候考虑搬回去跟爷爷奶奶或者外公外婆一起住了,跟这么一对奇葩夫妇住在一起,我怕我不是被我那神奇的老妈逗死就是被我那开醋厂开得六亲不认的老爸灭口。

    值得庆幸的是,我爸妈虽然一个爱胡乱泼醋一个画风清奇,但他们的确是一对优秀的父母,思想非常开放,从来不会强迫我和妹妹做什么。一般来,掌握了某一项技能的父母多半会希望自己的子女也掌握这一项技能,然而我们的父母从来没有动过“我会阿拉伯语,那我的儿女也必须会阿拉伯语”的念头,这真是太好了,实话,我对这蝌蚪一样扭曲又怪异的文字一点兴趣都没有,看到我爸妈那些阿语原文书我就头大,所以我也很不能理解为嘛我妹妹会对学习那些语言有那么大的兴趣我常常盯着我的脸嘀咕“都是做的阿语胎教,怎么差别就那么大呢。”

    我五岁的时候,因为还没能适应我的父母那欣欣向荣的奇葩气息,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来应对我那一言不合就抽风来一发的妈妈,也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来应对我那不分时间地点场合和我妈秀恩爱的爸爸,所以我常常都是摆着同一个表情面无表情。以至于我妈一直都我性子太沉闷,应该开朗外向一点,会话一点,不然以后不好讨老婆她这话得很有道理,毕竟我爸在她面前的时候,比世界上任何一个优秀的演家都能会道。

    有一天我妈突然发现我长得还可以,用她的原话来,就是“完美结合了我和你爸的优点”,正好那年我该上学一年级了,她突发奇想地要把我培养成一个“校园王子”,王子嘛,总要有一技之长的,不愿意学外语,那学个乐器吧,于是她把我带到了少年文化艺术宫。

    结果走遍了整个艺术宫,我独独对打算盘感兴趣,这个东西很有意思不是吗总让我想起武侠剧里深藏不露的老掌柜。

    但显然我妈不这么想,她脸色有些僵硬,这种反应我也理解,试想一下,一个英俊帅气,光芒万丈的校园王子,一言不合就变成了穿长袍马褂的拨算盘老大爷现在的人都爱反差萌反差萌,可反差大到了这种地步,大概没人萌得起来了吧

    好在前面了,我妈是个非常明事理的人,尽管不是很能接受,她还是给我报了个算盘班,也没强行把我塞到哪个乐器班去。

    我不忍心叫她失望,最后路过绘画班的时候,我假装很积极地我对画画也蛮有兴趣的,诚然我对这种一不心就会给自己画个大花脸的娱乐活动一点兴趣都没有,但是为了妈妈高兴,我觉得我能坚持下来。

    一个月后,我不得不我承认我错了,那个时候的我,第一次切身体会到了“天赋”这个抽象的东西的存在意义。我跟妈妈我不想学画画了,她问我为什么是不是打基功太累了。我猜她是以为我和班上大多数孩子一样,因为吃不了一丁点儿苦而放弃了学一门明明自己有兴趣的艺术。我不是,是因为我没有绘画的天赋。她的表情看来有些讶异,大概是觉得“天赋”这么高端的词不应该从一个才五岁的孩子口中听到。

    后来她接受了我的想法,带我去文化艺术宫退学,教我绘画的老师一个劲儿地挽留当然,她对每个要退学的学生都是这么挽留的,毕竟一个学生就是一份提成。老师问为什么要给我退学,我妈因为我儿子不想学了这大概是年度最任性的退学理由了,毕竟身为孩子,一有空谁不愿意在家里玩真正自愿来学画画的,一个班也就那么几个。

    老师苦口婆心地劝我妈,不能太宠着孩子啦之类的。可我妈坚持要给我退学,老师情急之下,竟然我画得很好真不知道她是怎么昧着良心把这话出口的,我画的东西,我自己都不忍心看

    我妈有些动摇了,她看了我一眼,老师一看有戏,立马趁热打铁地邀请我妈看一看我的画作,看了就知道我是个多么有天赋的孩子了我真的不知道该什么好了。

    老师完就回去拿我的画作,我拽着我妈的手对她一个劲儿地摇头。我妈蹲下来摸了摸我的头,道“好的好的,妈妈知道,如果你不想学的话,就算你画得很好妈妈也不会强迫你继续学的。”

    我亲爱的妈妈,你似乎误会了我的意思,我是让你不要看我的画啊

    很快,老师就带着画轴回来了,我注意到她的脸色不是很好。

    我妈慢慢地展开画卷,然后她期待的表情僵在了脸上,似乎还有龟裂的趋势。

    短暂地沉默后,她指着画卷上那一坨黄不黄绿不绿的东西问我“天啦噜,纪阮,你这画的是一坨翔吗”

    听听,听听,这是一个正常的妈妈能直接问儿子的话吗一个正常的妈妈,就算她儿子真的画了一坨翔,也应该是先一句没关系,然后各种鼓励吧

    好在我从来都知道我妈是个不正常的,我淡定地应了一声“大概吧。”

    这么一来,老师也没办法继续挽留了,我妈顺利的给我退了学。

    回去的时候,我妈大概也觉得自己错了话,一边开车一边转头来安慰我“别放在心上啊宝宝,就算什么都不会也没关系,爸爸妈妈还是爱你的别苦着脸嘛。”

    我保持着一贯的面无表情,道“没有放在心上你好好开车,看着前面的路,别分心。”

    我妈“哦。”

    我十岁的时候,我在我爸不厌其烦地骚扰下开始学做饭,并且在我做饭的过程中唐僧一样在我耳边念叨“以后要疼老婆”,“不能让老婆沾油烟”,“君子远庖厨什么的都是屁话,好男人就是要负责给心爱的女人洗手作羹汤”,我不是很懂为什么我才十岁就要开始学做饭,也不明白为什么我才十岁就要学习以后怎么讨好老婆了。我爸却骄傲地这是我们纪家传男不传女的“优良传统”好吧,瞧瞧他在我妈面前那狗腿样儿,我信了。

    但是他从来不允许我妈吃我做的饭,他坚持认为我妈嫁给了他,那我妈就不能再吃除了他和我外公以外的男人做的饭呵呵,得就像我们出去下馆子的时候,那做菜的主厨就一定不是男人一样。

    算了,在有关于我妈的事上,跟我爸是没有道理可讲的,看在他是我爸的份儿上,我不跟他争这个宠。

    我十八岁的时候,已经大二了,凭着我那结合了我爸妈全部优点的脸赢得了大部分女生的选票,凭我那出我爸妈的淤泥而不染的人品赢得了大部分男生的选票,担任起了系学生会主席的职位,顺便一提,我的专业是金融,不枉费我从就喜欢打算盘。

    新生接待那一天,我在金融系的新生接待处交代完事情,离开的时候差点被一个冒冒失失地从缴费办公室里退出来的女生撞倒,她扎着马尾辫,手里还拿着缴费的单据,一看就是刚报道完的新生,我扶了她一把,忽然想到听当年我老爸就是在新生报到的时候对我老妈一见钟情的,便忍不住多看了她一眼,结果这一看就没能挪开眼。

    她也知道自己差点撞了人,稳的时候脸已经羞得通红了,心翼翼地跟我了句“谢谢,对不起”,就兔子似的蹦远了,竟然都没抬头欣赏一下我迷倒了一个系的女生的脸,真是挫败。

    我遗憾地耸了耸肩往回走,一边走一边想这个女孩子看起来除了漂亮以外隐约还觉得有点熟悉,想着想着就想起了我妈我干妈的女儿,也是我幼时的玩伴,更是我妈一早就给我物色好的未来媳妇祁可意也考上了这个学校,让我有事没事多去她面前刷刷存在感,免得媳妇儿被别人抢走了。

    前两个还好,干妈干爹对我和妹妹很好,我多照顾照顾他们的女儿是应该的,就是最后一点让我有点反感,都什么年代了还兴订娃娃亲的诚然我的确跟她当过两年的同班同学,但四年级的时候她就因为父母的工作调动而转走了,这些年我虽然经常从我妈口中听到这个名字,但我再也没见过她,有时候我妈会兴冲冲地拉我去看她的照片,因为心里那点别扭,我从来没正眼看过,所以我连她现在长得是圆是扁都不知道,更别提什么娶她当老婆了。

    烦人,我妈那脑洞也忒大了。

    也不知道我妈有没有跟祁可意过什么奇怪的话我看我还是少去找她为妙,免得她真以为我想娶她得很。

    胆战心惊地拖了七八天,我妈兴师问罪的电话终于杀过来了,我一接通,她的质问声就响彻了整个寝室

    “好你个纪阮我叫你去找可你怎么还没有去过”

    我有些无奈,走到阳台关上门,胡扯“妈你声音点你又不是不知道新生入学,学生会的事情很多,我还没腾出时间。”

    “我不管你那么多你干爹干妈就那一个女儿,平时疼得跟眼珠子心尖子似的,第一次独自一个人出远门上学肯定会不习惯你赶紧的给我看看她去。”

    我叹了口气,看来今天是逃不过去了,便道“好好好,我待会儿就去看她。”

    我按照老妈的资料找到新闻系三连三排的时候,新生们坐在地上休息。今天的天气特别好,明晃晃的阳光照在身上久了会有种火辣辣的疼痛感。他们大都低头玩着手机,只有少数几个女生注意到我的到来,兴奋地交头接耳起来。

    巧的是,带这个排的教官是我们系的一个学长注,我跟他关系还不错,看到我来了,他哥俩好地撞了撞我的肩,厚颜无耻地道“哟,知道兄弟我在这儿受苦受难,特意来慰问我啊”

    他着就要来抢我手里提着的冷饮。

    我避开他的手,挑眉道“可惜了,这不是给你的。我找人。”

    他没趣地撇撇嘴,问“找谁”

    我“你们排有一个叫祁可意的吗我找她。”

    “原来是来找妹子的,”他悻悻地道,拿名册看了看,中气十足地喊道,“祁可意”

    “有”

    随着一声清脆响亮的应答,一溜坐着的灌木丛里猛地拔起了一棵亭亭玉立的白杨。

    我定睛一看,险些没忍住笑这不就是那天在缴费办公室外面差点撞到了我的女生吗

    原来这个世界上真的有命中注定这一。

    噢,我亲爱的妈妈。我爱死你天马行空的脑洞了。

    我二十七岁的时候,可给我生了一对漂亮的双胞胎,自此,我家里以及我的朋友圈里关于我软的谣传自然而然地不攻自破。我就像当初的老爸一样拼命争取到了孩子们的命名权,给孩子们取名为纪爱可和纪悦可看看,同样是加上了孩子妈妈的名字,我起名的水平是不是比我老爸强了很多至少儿子们长大了不会好吧,也许可能大概也会埋怨我毕竟是儿子们嘛

    话难道从我爸爸那一代起,给孩子起的名字里必须有妻子的名字也成为了我们纪家的优良传统了吗

    我五十岁的时候,我妈妈查出了糖尿病,对此我一点也不奇怪,她那么爱吃的人,而且这么多年来口味一直很重,不得糖尿病简直没道理。

    糖尿病人最重要的事情是忌口,这可要了我妈的老命了,她一辈子嗜吃如命,要她忌口还不如让她去死。但我并不担心,因为我知道我老爸一定会看着tf我看到了什么我爸不仅仅没管着我妈,还跟我妈一起戴着假牙吃酱猪蹄吃得很hay

    这样下去还得了

    我很生气地把这两个一点也不听话的老孩接到了家里,明令禁止我妈不准吃这不准吃那,我妈特别委屈地抱着我爸,耷拉着脑袋跟知道自己做错了事的动物似的。我爸全程虎摸我妈的头,低声安抚她阮这是为了你好。

    但我妈这个人,还是那句话,她嗜吃如命,并且绝对不会这么轻易地狗带。我不给她吃,她就自己偷偷买了回来藏起来吃,我隔三差五地就要把家里所有的抽屉啊柜子啊翻一遍,总能翻出一大堆糖尿病人不能吃的东西。

    有一天,我照例去书房突击检查,打开门发现偷吃的人竟然不是我妈,而是我爸

    我爸含着一根棒棒糖,皱着眉头撇着嘴,那表情,跟吃毒药似的。

    他面前的桌子上还放着一些空了的袋子,全是口味重糖分高的东西。

    我很吃惊,我妈被我爸瞒了一辈子,但我很清楚,我爸的口味其实很清淡,我妈不在家吃饭的时候,他做菜从来都只放一点点盐提味。也不像我妈那样爱吃零食爱吃糖。他是太爱我妈,所以愿意陪我妈吃她喜欢吃的菜,吃她喜欢吃的零食。

    我上前夺过他手里的棒棒糖,怒道“你这是在干什么妈妈已经得了糖尿病了,你也很想跟她变得一样吗”

    我爸并没有因为我无礼的举动生气,他沉默了一会儿,像是在回想什么往事,然后对我笑了,道“是啊,我就是想变得跟你妈一样。”

    我愣住了,一时之间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他从我手里拿回棒棒糖,继续吃毒药一样吃着它,道“我宠了你妈妈一辈子,别她生病了,就是她皱一下眉头我的心也会跟着抽一下。我这辈子最难受的时候,就是你妈妈怀着你,怀着你妹妹的时候,我看着她要么什么都吃不下,要么吃了一点点就吐出来,要么整晚睡不着,要么睡一会儿就醒了,你妈妈那么爱吃爱睡的人,我想象不出来不让她吃不让她睡她心里有多难受。我恨不得代她受罪,可无论是怀孕还是生病都不是别人能代替的,但生病比怀孕好的是,我虽然不能代她受罪,但我可以跟她一起受罪我不能让你妈一个人受病痛折磨。”

    “可、可是”我结结巴巴地,“你分明可以管着她,只要她的病情不恶化,糖尿病也不会多难受的。”

    我爸摇了摇头,“你妈生了你妹妹后,我答应过她以后她想吃什么我就给她吃什么,天上飞的水里游的,只要这世上有的卖,天南地北我都带她去吃。”

    我五十二岁的时候,我爸爸如愿以偿地患上了糖尿病。

    我妈一下就变得很乖,是的,比她自己查出糖尿病的时候乖多了。她改掉了以前怎么也改不掉的重口味,开始学着熬一些不用放很多香料也很鲜的汤或者粥,把藏在一些我无论如何都想不到的角落里的零食都扒拉出来送给了邻居家的孩,甚至连不爱喝矿泉水总爱喝各种饮料的习惯也戒掉了。

    要是早这么乖就好了啊。

    我的眼睛忽然有些酸涩。

    我五十七岁的时候,我妈的病情突然就恶化了,曾经看到孩子吃棒棒冰都会忍不住咂咂嘴的老太太,变得看什么都觉得没胃口了。

    我爸并没有我想象中那么心急如焚,尤其是在医生摇摇头,了“病人想吃什么就尽量满足她吧”以后,他反而不再整天整天地守在我妈病床前了。

    他买了一大堆食材,神神秘秘地在厨房里捣鼓着什么吃的。

    我也是真的搞不懂我老爸了,我都快急死了,他还有心情弄吃的

    一个星期后,我妈妈因为昏迷不醒被送入了抢救室,而我也收到了人生中第一份病危通知书。我赶紧打电话叫悦可和爱可回去接我爸,好在在我爸赶到之前,我妈就已经抢救过来了,在icu病房里昏睡着。

    我爸脚步蹒跚又风尘仆仆地赶到icu,隔着探视玻璃盯着昏睡的妈妈看了好一会儿,他把颤抖的手放在了玻璃上,好像这样真的能抚摸到躺在病床上的那人的脸似的。

    与此同时,我妈也有知觉似的睁开了眼睛,表情恍惚地对着玻璃外的人出了会儿神,她笑了,动了动嘴巴。

    我没看懂我妈妈了什么,但我看到我爸爸笑了他看懂了。

    从昏迷中醒了过来,我妈妈又被转回了普通病房。

    我爸爸帮她理顺在抢救过程中弄乱了的头发,然后在她病床边坐下,从悦可手里接过一个饭盒我猜里面装的是他捣鼓了一个星期的东西。

    他献宝似的打开盖子给我妈妈看,我妈妈看了一阵,迟疑地“这是凉皮”

    “是啊,”我爸爸从盒子下面抽出筷子,“你前些日子不是一直念叨着想学校里的凉皮了吗我就试着做了一下,学姐要尝尝吗”

    他仍然叫她学姐,这个来自于学生时代的称呼贯穿了他们相爱一生的始终。

    自从病情恶化以来就对吃食失去了兴趣的妈妈眼睛一亮,在爸爸的帮助下勉强撑着身子坐起来,被病痛折磨得沧桑憔悴的脸上露出了期待渴望的神色“要。”

    在我妈热切的眼神下,我爸端起饭盒放到了一边,开始跟我妈讨价还价“咱们做生意呢,讲究个时间成和原材料成,看在咱们一起睡了这么多年的份儿上,原材料成可以忽略不计,我就收学姐时间成价好了学姐当初五块钱买一份三分钟就做好的凉皮,如今我这份凉皮可是花了一个星期才做出来的,学姐出得起价吗先申明,我的时间是很贵的。”

    大概是没想到我爸竟然会问她要一碗凉皮的钱,我妈先是呆了一下,眼睛一瞪就要撒泼打滚,指责的话看似快要出口了,又被她生生咽了回去。

    她疑惑地看着我爸,像是在思考什么因为年纪大了,她的每一个表情的变换都很迟缓,所以可以看得很真切。

    随即她想起了那件往事,情不自禁地笑了起来,眯着眼睛问道“有多贵啊要不我把我退休金和养老金的都交给你”

    “不好,”我爸摇摇头,凑近了我妈,压低声音道,“学姐给我亲一下,或者我亲学姐一下,我就喂学姐一口,怎么样”

    我妈笑眯眯地配合他演戏“亲亲脸吗”

    我爸顿时笑得像个孩子“不。亲亲嘴,要伸舌头的那种。”

    我妈“噗”的笑出了声,有气无力地推了他一把“阿西年纪一大把了,还想着耍流氓呢。”

    我爸握住我妈的手,道“我一辈子都是学姐的流氓,不是吗”

    看到我妈是真的打起精神来了,我爸高兴地拿过饭盒,苍老的手执起筷子,夹起一筷子凉皮送进我妈嘴里。

    “怎么样是你在学校的时候爱吃的味道吗”我爸忐忑地问道。

    “嗯,就是这个味道。”前天才跟我和妹妹抱怨自己现在吃什么都没味儿,好像已经失去了味觉的妈妈如是回答道。

    我们所有人都在旁边着,安静地看着我爸用那只控制不住地发着抖的手一筷子一筷子、认真地喂我妈吃着凉皮。阳光从敞开的窗户透进来,在他们身上洒落一层碎金,照亮了他们脸上如出一辙的虔诚和专注。

    那一刻,我仿佛透过时光,看到了一对年轻情侣坐在洒满了阳光的教室里靠窗的位置分吃一碗凉皮,一个空了的纸盒被不知道是谁的手肘推到了课桌的边缘贪吃的女孩早已吃光了属于她的那份,厚颜无耻地去抢男孩的,男孩一边头疼地你这么能吃,除了我也没人敢要你了,一边把自己的那份往女孩那边推了推。下一秒,空了的纸盒被推下了课桌,发出“啪”的一声,酱料撒了一地。男孩看了看,无奈又宠爱地瞪了女孩一眼,心甘情愿地去拿清洁工具。女孩呢,则一点罪恶感都没有,反倒趁男孩离开的空隙三两口把剩下的凉皮吃光了,笑嘻嘻地把纸盒往拿了清洁工具过来的男孩面前一递。

    画面就此定格。

    我从来没有如此庆幸过,我是第一个证明了他们的爱情的存在。

    我也不再嫌弃这个我嫌弃了大半辈子的名字。

    哪怕有一天,我们都离开了这个世界,至少还有留在族谱上的我的名字,承载着他们一生的爱。

    全文完美女 "songshu566" 微信号,看更多好看的!